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山野杂家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游人止步,百鸟来朝!
    卫承载本来打算将讲座安排在学校的礼堂,李长青在南开大学转悠一圈后看中了教育公园。

    教育公园在依靠着一座小山,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山间有若干条鹅暖石铺就的小路,可以从四面八方上山,且教育公园一直对外开放的,所以在教育公园也有许多普通市民在里面休闲娱乐,在临近山顶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每到晚上就有广场舞大妈在里面跳舞,李长青的讲座就在这里进行!

    在李长青的要求下,校方没有拉横幅,也没有其他额外的宣传,只于教育公园广场摆放着一张长条形的桌子。

    讲座开始的十分钟前,就有来自各个学院各个年级的学生、老师陆续到来,讲座开始的时候在教育公园广场聚集了四百多名师生,都非常好奇地打量着李长青。

    这年轻人究竟是谁?竟然能得到前后两任校长的陪同!

    先不说学生们不明真相,就连老师们都一头雾水,搜肠刮肚也没想出在学术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张楚岚亦挤在人群中,瞧着坐在卫承载、周孟先中间的李长青,心里很吃味地鄙夷着,认为李长青必定是个关系户,顿时对这场演讲失去了兴趣。

    “哎……,又要浪费一两个小时了!”,张楚岚一双贼眼到处乱转,搜寻在场的美女来消磨时光,突然他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昨天要挖坑埋自己的冒牌姐姐!

    张楚岚心情非常忐忑,颤颤巍巍地威胁说道,“宝儿姐。。。。,我不想惹麻烦,但你还逼我的话,那我就报警了,咱在警察局里有人!“

    “我叫徐宝宝,我是来自宝岛的交换生,我父亲在大陆兴办了一家成人用品企业……“

    冯宝宝根本没有理会张楚岚,说着一口标准的天府方言,拿出一张卡片自顾地读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还跟着我干啥!?”

    张楚岚神情一变,冷着脸向张楚岚质问道。

    “等等,我的新身份,我自己也还没记清熟……”,冯宝宝低着头,呆滞地那卡片继续读着。

    “得,不管你是谁,总之别出现在我眼前,别以为我真地好欺负!”,张楚岚鼓起勇气,很壮烈地说道。

    “这可不行,等下,我问问……”,冯宝宝说着给徐三打了个电话,“哦哦,在不破坏公共秩序的前提下,我收拢来的人由我安排是吧!”

    “你究竟是……”,张楚岚真地动怒了,压低嗓子说道。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现在什么也别说,先听讲座!”

    黑直长白少女冯宝宝挂点电话,低着头,头发随意地散乱地下垂着,看上去非常懒散邋遢。

    在学生当中,还有一位棕色头发的马尾女生也在暗中观察着张楚岚。

    李长青略微等了一两分钟,就开始了自己的讲座。

    “君子慎始。”

    “差若毫厘,谬以千里。”

    “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君子非常重视事情的开始。开始的时候尽管只是一点不起眼的差错,结果却会导致极大的祸害。所以礼的教化作用是从看不见的地方开始,它禁止邪恶是在邪恶处于萌芽状态时就开始了,它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之中日积月累地弃恶扬善,平日里不要认为坏事很小就去做,不要认为好事很小就不去做。

    在生活中有些人有随地吐痰乱扔垃圾的习惯,还有有些人爱贪图小便宜,更有甚至不遵守社会的公序良俗,认为违反他们不会受到惩罚,就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李长青的读书声有如醍醐灌顶直指本心,让他们幡然醒悟,原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小错也可以酿成大错!

    读书声就像横在大江中心的一个漩涡,只要听见了就会沉浸在里面难以自拔!

    教育公园里的有些普通市民只是碰巧路过,远远地听了一句,就不自觉地停下脚步,静心地凝听着,在内心深处自我反思,就像做完祷告在神父面前忏悔的信徒。

    林中的鸟儿听到读书声,竟然都朝着李长青所在的位置飞去,导致教育公园周围的树上停满了麻雀、黄莺、云雀、夜莺、柳莺、喜鹊、乌鸦、琴鸟、杜鹃、啄木鸟、蜂虎、翠鸟等,活生生一副百鸟来朝的场景。

    李长青的读书声结束,那些行人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听完了李长青的读书声,有些人着急赶时间,非但不懊恼,反有种满足感,在内心向李长青致一份深深地敬意,才不舍的离去。

    读书声结束后,树上的鸟儿没有当即离开,各自发出鸣叫声,混合在一起就像一曲交响乐,停止鸣叫后,排着队在李长青的上空盘旋一圈,才重新散入在教育公园里。

    “我的天,读书声吸引来这么多大叔大妈爷爷奶奶就算了,怎么还勾搭来这么多鸟类呢?”

    “刚才那些鸟儿还围着他转圈,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神奇啊,这个李长青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读的大部分内容好像都出自于《礼记》,咱们华夏的传统文化中,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在场的所有学生都见证了这一幕,惊讶地忘记了沸腾,就那么呆呆地望着。

    “难怪老师说’很深‘已经不能形容李大师在国学方面的造诣!这种效果,近乎传说了!”

    卫承载对李长青很期待,但李长青完全超越了他的期待值。

    周孟先很舒坦地笑着,就像在泡温泉般舒服,”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在树林中的一棵树上站着一位穿着柔软白袍长得比女生还漂亮的年轻道士,年轻道士的眉心还有一颗红色的美人痣,在年轻道士两旁还站着两位带着墨镜的道士!

    年轻道士在李长青的讲座开始之前,看都没有看李长青一眼,从李长青的读书声响后,一直到结束,年轻道士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李长青,心中猜测道:“游人止步,百鸟来朝,这莫非是就儒家的读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