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帝皇分身系统 > 第51章 王家和赵家
    51王家和赵家

    【新书求收藏推荐!】

    崇祯十年二月中旬,山西平阳府闻喜县城外,此时大量的百姓聚集在县城外的空地上,等待着一场行刑。

    “开始吧!”

    朱勇穿着一身甲胄,端坐在木案前,发号施令道。

    听到朱勇发话,彭浩大吼一声:“大人有令,准备行刑。”

    而在朱勇前面的一大片空地上,此时跪着数百名穿着囚服的犯人,他们背后都站着一名光着膀子的壮士,各自捧着一柄大刀。

    这处刑场上足足有二百七十九名,即将被行刑处决的犯人。

    这些犯人全都是近一个月来,朱勇从襄陵一路南下,剿灭了十几股大小流寇,所抓获的流寇首脑及其他们的死忠亲信。

    这些人都是手上沾满百姓鲜血的刽子手,落到朱勇的手里,朱勇自然没打算放过他们。

    “行刑!”

    一名名刽子手立即抽出这些跪着犯人背后的木牌,然后挥舞他们手里的大刀,对着前面犯人的小脖子,狠狠斩落下去。

    噗嗤!噗嗤!

    如同菜市场屠夫剁碎肉般的声音,响彻着这片空地上。

    一颗颗人头滚落下去,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近三百名犯人被集体处决。

    就在这些刽子手砍头的时候,朱勇并没有避开,而是眼睛盯着前方。

    经过这段时间的剿匪生涯,不仅仅是新军的将士们在成长,朱勇同样在成长,这些血腥的场面,他早已经习惯了。

    此时,这些负责行刑的刽子手们,其实也全都是新军营的士卒们充当的。

    毕竟,在小小的闻喜县城,不可能找出近三百名刽子手,只能由新军士卒负责行刑。

    经过近一个月的剿匪战斗,二营的那些新兵蛋子们,此时每个人都见过血了,但依然有不少人,看到此时行刑场面而呕吐。

    朱勇其实完全可以对这些流寇头目,实行枪决的,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斩首。

    因为,相比起枪决来说,砍头更具威慑力,他就是要让自己的‘凶名’,传播出去,让更多流寇听到他的凶名。

    朱勇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带着新军营的将士,一路从北面的襄陵,杀到此时的闻喜县城。

    跨过数个州县,距离长达上百公里,几乎将这里的所有流寇,全都剿灭了。

    这才有了今日在闻喜县城外的,这场浩大处决。

    于此同时,朱勇和他麾下新军营的威名,也在平阳府迅速传播开来,令不少流寇都闻名变色。

    “大人威武,圣上万岁!”

    看到这些流寇头目们,被一个个砍头,周围围观的百姓们纷纷欢呼起来。

    实在是,这些流寇的存在,让当地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

    “好了,让将士们回营吧,明日开拔北上,去平阳府城临汾。”

    朱勇站起来,对下面的新军营将领们,说道。

    没错,朱勇的这次剿匪之行,也准备到此结束了。

    原本,按照朱勇的计划,他是要继续南下,一直剿到解州一带的。

    但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剿匪只能暂时搁置了。

    至于,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对山西盐商下手的事情了。

    原来,经过骆养性一个月的调查,他终于将山西盐商的大体情况,都了解清楚。

    甚至,他暗中更是收集了山西各大盐商的不少黑料。

    反正,像这些大盐商的屁股,都不会很干净,一家黑料比一家多,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骆养性将他调查的所有山西盐商的资料,上报给朱勇,朱勇在看后,最终选中了两家,黑料最多的盐商。

    一个是王家,现任家主叫王落开;一个是赵家,现任家主叫赵百万。

    这两家盐商,都在平阳府临汾,是山西鼎鼎有名的两大盐商之一,但可惜这两家的名声,可谓是臭名昭著。

    王家祖上本就是山西临汾大户,做盐商已经近百年的时间了。

    临汾是平阳府城,毗邻南面的解州产盐地,给予了王家成为大盐商的机会。

    王家不仅仅是盐商,更经营其他产业,其他产业遍布整个山西,粮铺,当铺,首饰店都有。

    同时,王家更是大地主,王家巧取豪夺,强行兼并的良田,足有数千亩之多,用一句话形容王家,那就是‘富可敌国’。

    这可真不是吹的。

    此时大明每年的财政收入,不过区区四百万两,而王家所有产业、财富加起来,估计不输给这个数。

    而王家在临汾,更可谓是只手遮天,黑白两道通吃,甚至连官府都要看王家的脸色行事。

    在临汾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得罪官府,也不能得罪王家,否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家在临汾,可谓是最强的地头蛇,没有之一。

    王家如此富有,可是近些年在临汾的名声,却越来越臭。

    一方面,王家垄断了平阳府的盐市,定下的盐价极高,高达每斤五百文,简直就是心黑到了极点。

    但可惜,整个平阳府的盐,基本上都掌握在王家手里,那些百姓不买王家的盐,根本就买不到盐,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同时,王家不仅垄断着临汾的盐市,王家还在灾荒之间,大肆囤积粮食,拒不出售,恶意哄抬粮食价格,大赚国难财。

    王家的黑料,还不止这些,王家还借助自己的势力,将临汾周边很多良田兼并到自己手中。

    凡是被他们看上的良田,他们都会先用较低的价格,向农民购买。

    而那些农民当然不乐意卖了,而且你出的价格简直就是欺负人。

    可是,但凡不卖的农民,最后没几个有好下场的,个个都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最后,凡是王家看上良田,基本上都能以极低的价格买过来,要不然王家也不可能有数千亩良田。

    对于王家的这些所作所为,临汾的官府根本都视而不见。

    甚至,王家的子弟在临汾欺男霸女,杀了人,官府都不管。

    一方面,是因为王家的势力,在临汾太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临汾当地很多官员,都很王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少官员都是出身王家,或者暗中收了王家的好处。

    朱勇在看了骆养性的汇报后,心里气愤不已,当场就决定拿临汾王家下手,铲除这颗大毒瘤。

    至于临汾赵家,只不过是王家的一个忠诚走狗,王家干的很多坏事,都需要赵家冲在最前面。

    赵家现任家主以前不过是一个盗匪,后来归附了王家,慢慢的才摇身一变,变成了商人。

    自从朱勇看了王家和赵家的情况后,他就知道,想要拿这两家盐商开刀,难度不小。

    没有一支强大可怜的军队,想在临汾动王家,基本上不可能。

    于是乎,朱勇才准备便带着新军营,北上临汾,他将亲自负责这次清理王家和赵家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