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逆流战国当名嘴 > 第三十七章 状若疯狂
    循着满山叫喊师尊的名字声,苏秦和张仪很快和同学们汇聚在一起,相顾无言,每个人都是一脸凄惶。

    找到天黑,他们依然没有放弃,就地钻木取火,将携带的灯油和布条扎在一起,做成火把,从空中俯视点点星火,像漫山浮游的萤火虫,只是全然没有诗意,而是一声声响彻密林的凄厉叫喊。

    从南山一路寻觅到西山再到北山一脉,直到半夜,直到火把即将燃尽,众人才在大师兄田东厉声呵斥下,个个神情沮丧地回返回山谷。

    远远就看见两个矮小的身影伫立在茅屋前伸颈祈盼,正是屈疾和荆尚。

    “南匡师尊!南匡师尊!”

    这两个留守少年嚎哭飞奔而来,屈疾踉跄着一连摔了好几跤,众人连忙快步将他扶起,他推开问,“师尊?师尊呢?”

    众人低下头,没人有回应……

    屈疾茫然四顾,呆呆走了几步,他和南匡子都是楚国人,自从他进山以后,学业虽严厉,生活上师尊却对他倍加呵护。

    他很难想象这谷中,如果没有南匡师尊,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呆下去?

    突然他夺过一个火把,就要往山上窜去,这一刻,他只想和师尊死在一块。

    苏秦眼疾手快,将他拦腰抱住,一向乖巧嘴甜的屈疾疯了一般,瞪着赤红的眼睛,狠狠咬住苏秦的胳膊!

    啊——

    苏秦脸都痛歪了。

    众人一拥而上,将屈疾架起来,他一路哭嚎着被众人押回寝室。

    ……

    苏秦揉着胳膊,蹲在地上发呆。

    张仪也蹲了过去,伸手帮他揉搓,关切地问,“师弟,你没事吧?”

    苏秦苦笑着摇摇头,抬眼看向张仪,叹口气道,“你去和大师兄说一下,让他今天晚安排人,轮流守住小屈子,别让这傻小子半夜跑了,否则明天若南匡先生回来不仅屈疾,定会将我等痛打一顿!”

    张仪闭了闭眼,苦涩地开口,“师弟,你认为师尊还活着?”

    苏秦轻轻揉了揉额头,“我被三头狼围攻时,也认为自己必死无疑,而我如今还是活得好好的,张仪师兄,上天有好生之德,师尊为人面恶心善,我相信老天必然护佑他老人家。”

    他在安慰张仪,也在安慰自己。

    张仪沉默地看向满天繁星,仿佛看见南匡子那张凶悍又慈爱的笑脸。

    ……

    一夜无眠。

    直到天明,众人还听见屈疾在哭。

    他们个个顶着一双熊猫眼,沉默地起床,按照昨晚睡前制定的计划,他们洗漱吃点东西后,要继续上山寻找。

    “哭了一晚的屈疾对任何人都不理不睬,第一个跑到溪边开始洗漱。

    “师弟,你必须睡一觉!

    张仪紧跟过来,打着哈气又一脸严肃地说道,昨晚是他和三个师兄弟轮流守着他,还真被苏秦说对了,小家伙一晚上逃了三次,最后被绳子捆了起来才罢休。

    “我今天要上山,谁拦我,我咬死他!”他站在来吼道,像狗一样翻起牙齿。

    张仪似乎对他的话毫无反应,双眼直勾勾瞪着前方,上游飘来一个东西。

    他慢慢站起身,眯起眼睛,突然啊的一声,鞋也没脱,淌水飞跑过去。

    陆续赶来洗漱的众位师兄弟,都被张仪的举动惊呆了。

    “药篓,师尊的药篓!”

    站在水中的张仪拎着一个竹篓大叫。

    众人身子一震,最先反应的是屈疾,他疯了似的沿着溪流一路狂奔。

    众人呼啸着跟了上起。

    ……

    天色微明。

    他们一路追到瀑布之下,远远看见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南匡子直挺挺躺在洗药潭边,“一动不动。”

    走在最前面的屈疾,远远停下脚步,噗通一声跪下,身子一歪昏厥过去。

    众人呆呆看着,一齐跪下,额头触地,发声大哭起来。

    只有一人还站着。

    “哭什么!”

    一声暴吼,唯一站着的苏秦,大步越过人群,来到南匡子身边。

    他必须检查一下,说不定南匡先生只是休克过去还没死呢?

    此刻的老先生,模样很是凄惨,衣服破烂,履也不见了,白色的头发散了一地,将他半个脸都遮住,

    苏秦深呼吸,伸手探了探南匡子的鼻息,没有气息流动,又慌忙趴在南匡子的心脏位置倾听,没听见心跳的动静,他呆呆站起身,“噗通”直挺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声音比任何人都大。

    不远处,师兄弟们楞了片刻,又再次抱头哭声一片!

    ……

    “哭什么?咳咳,你们哭什么?”

    一个微弱又尖锐的声音在苏秦耳畔回荡,苏秦跳了起来,惊恐地盯着南匡子胖脸下蠕动的小嘴。

    “师尊活着!师尊活着!”

    苏秦一个人在南匡子身体边手舞足蹈,师兄弟们哭声骤然停住,然后一脸惊悚地看着他,就看一个疯子。

    “把他架回去,和屈疾关在一块。”大师兄田东虎目含泪,沉声吩咐道,他身边的夏侯犁等人悲痛地点点头。真没想到苏秦对师尊如此情深义重。

    几个同学一拥而上,正想架起貌似癫狂的苏秦,耳边清清楚楚飘来一句话,

    “哭哭啼啼成河体统?”

    那几个人一齐呆住。

    “为师腿断了,快将为师扶起来,咳咳,汝等……汝等有谁在水里看到为师的药锄否?”

    声音又断断续续飘来。

    “啊——”

    “师尊没死,师尊没死啊——”

    他们几个像苏秦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众人一听,状若疯狂冲了过去……

    ……

    “弟子们回去拆下一个门板,做成简易担架将南匡子抬回家。”

    醒来后的屈疾在喜极而泣之后,终于趴在张仪背上甜甜地睡去。

    一路上,苏秦忍不住怯生生地问闭目养神的南匡子:

    “师尊,弟子探了你的鼻息还有心跳,你没有任何动静,怎又活过来?

    南匡子闭着,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这是鬼谷师兄教给我的龟吸之术,可让人处于假死状态,节省体力。”

    他喃喃道像在自言自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人诚不欺我也。

    突然想到什么,又吩咐道,“明日午后,汝等潜入洗药潭搜寻一番,看看为师的药锄是否被河水冲到潭底。”

    “弟子遵命!”

    众弟子大吼道。

    声音之大,差点把大难不死的南匡老先生从担架上震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