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修真小说 > 诸天之最强主宰 > 第178章 紫萱
    “你听错了吧,哪里有什么什么声音?”何必平显然是听到了尖叫声,只不过被吓的不轻的他选择了躲避。

    “我好像听到了,不过又好像不是..”

    在景天看向徐茂山时,徐茂山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

    “难道是我听错了?”景天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正打算离开时,一道尖锐的求救声在夜空响起。

    声音对景天来说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求救人的身份的时候,不假思索下,景天直接横剑向声音的源头处走去,至于那偷偷溜走的何必平,景天只是骂了一句,也没说什么。

    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的本能。

    “景天这掌柜倒是当得稳当,可惜了赵文昌。”无量天尊对这一幕不禁无奈的笑了笑,原本唐家堡的人会在下午前去永安当捉拿景天,结果全都被林夕拦下,更是篡改了唐家堡诸多人了记忆。

    除开那导致毒人生成的罪魁祸首。

    “这有什么,一切不正在掌控之中吗?”林夕笑着指着棋盘突变的景象,只见一道明亮的剑光正疾驰向渝州而来,剑光上正立着一身白袍、身负长剑的青年男子,“现在徐长卿到来,你说是不是应该在他那道封印上动动手脚?”

    无量天尊笑而不语,只是抬手捻起一颗棋子按下,棋盘上的景象也随之破碎。

    对于无量天尊将水镜术破去,林夕并不意外,毕竟现在解开徐长卿的封印实在有些早。

    最恰当的时机便是紫萱现身并违背约定私自前去见徐长卿,并企图引起前世的记忆。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没有再去关注景天此刻的遭遇,而是一身心的扑在杀气腾腾的棋局之上。

    心意相通的两人在对弈之上实在难分高低,一局棋足足下了七天有余,两人间都还未分出胜负。

    无解的棋局还在继续,直到老龟带着一名身着紫衣的女子进入三清殿地界时,对弈的两人才同时抬头看向外面。

    两人的目中神光闪烁,直接穿过神域落在那随着老龟正一步步踏着青石台阶走来的紫萱身上。

    “没了水灵珠护住青儿,为了维持不老的容颜,她选择的是以自身血脉为代价。”无量天尊说着幽幽一叹,看似在为紫萱的痴情而叹,但林夕却知道他实则是对紫萱那流逝的血脉之力而叹。

    随着老龟前行的紫萱不知道自己早就被人盯着,而是一边打量着三清殿的环境一边向老龟了解着三清殿。

    .....

    紫萱走的很慢,一举一动皆是极有美感,不过林夕与无量天尊可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而是直接挥手将两人卷入神域之中。

    无法反抗的力量、瞬息转变的景象..

    紫萱在压下心中的惊骇,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向林夕与无量天尊行了一礼:

    “紫熏见过两位天尊。”

    “你寿元已经不多了..”

    林夕的开口让刚行完礼的紫萱一阵错愕,不等紫萱开口继续说着,“你的一切贫道皆是看在眼中,两世的磨难已经足够,这一世贫道便成全你们,不过能走多远全凭你们自己,毕竟天意是要你们纠缠三世才方可结束,而徐长卿又是注定要成仙的,可能明白?”

    林夕的话非常直白粗暴,却也是狠狠触及到了紫萱的心,原本如常的眼中满是祈求,更是直接跪下向林夕与无量天尊一拜,“请两位天尊施以援手成全紫萱与长卿。”

    紫萱也明白,就算自己有着悠久的寿命也不足以等到徐长卿与自己真正的与自己在一起,此生注定要成仙的他根本就没有下一世。

    所以..这一世便是终点,是自己的终点也是徐长卿的终点。

    但那苦追到第三世的心却是浓浓不甘。

    爱是能彻底改变一个人,更是能让人疯狂。

    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林夕早早便有准备,只要紫萱不去盗心,一切都好说。

    抬手一抓,水灵珠凭空而现,径直落在紫萱身前,“水灵珠可以封住你的孩子,至于要想延续寿命,你须得应下贫道一个承诺。”

    “天尊请将。”得到水灵珠,紫熏心中的事已经放下大半,神色也因此好上了不少。

    “哪怕是你们两人因为某些原因,都不得做出背叛徐长卿的事,不然贫道不但会收回一切,不只是你女娲后人,就连妖族也只有覆灭的结果。”

    林夕身上那金仙巅峰的气息一闪即逝,却也给紫萱带来了莫大的压力,更是险些因此而显出原形。

    林夕的态度不似作假,那淡淡的杀气更是让人毛骨悚然,紫熏在林夕这不明所以的强势下缓缓点头,心中除了升起的恐惧便是不解。

    紫萱不明白林夕为何要对自己说不要做出对不起徐长卿的事,但也知道这是个警告,一个极为霸道的约定。

    “天尊放心,紫熏定然遵守。”

    待紫萱应下,林夕这才将那早早便备好的生命之力打入紫熏体内,硬生生的替她挡住天地的诅咒,延寿三百年。

    女娲后人本是神族,有着不老不死的能力,但如果一旦她们与人生出爱意并诞下后代,那么她们体内的生命之力不但会渐渐向后代体内涌去,相爱之人也不得善终。

    她们唯一能延缓寿命流逝的方法仅仅只是将后代封印而已。

    “记住你所说的话。”

    林夕说完渐渐合上双目,看模样已经是有了送人之意。

    而且还十分明显,明眼的人都能看的出来,一旁的无量天尊也是这般模样。

    “紫萱姑娘,请。”老龟间到林夕与无量天尊的模样后,心下瞬间明了,直接上前为紫熏引着路。

    主人赶人,紫萱心中那刚要问出的疑问突然被卡在嗓子,即便不舒服也没办法,只好将那些话吞了回去随着老龟一同离开神域。

    “为什么不让她问?”

    “问了后我会给她解答吗?”林夕摇了摇头,随后将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放盒子内。

    林夕收的很轻,也很慢,在将所有棋子收拾完后,棋盘再次闪过一些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