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修真强少 > 第229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如果修炼到炼气期五层,就有搜魂的神识技能了。在对方意志力薄弱,或者是失去抵抗力的情况下,搜寻对方的大脑记忆。不过,这样做对于自身的精神力消耗极大。

    是,徐天现在还没有修炼到炼气期四层,但他之前在修真界的时候,可是元婴期的修士,对这些手段自然是门儿清。当黄妃给他倒茶的那一刻,他的神识就将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脑海中。茶水喝下去了,他立即用元气给控制住,又从手指尖流出去了。

    黄妃用的是一种特制的迷幻药,再配合修炼的勾魂大法,一点点地让人说出实话来,跟徐天的“搜魂”比起来,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既然你要演戏,那我就陪你演好了。

    徐天怕不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来,龙四海和黄妃、胡杀等人都是修者公会各个小组的组长、副组长,他们从万蝠洞回来,就会想办法调取徐天的身份信息。什么扫地僧?他的真实姓名就是徐天。

    当黄妃问自己的姓名,他脱口就说出了徐天的名字,更是让黄妃相信自己。果然,黄妃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万年石钟液。徐天当即就脱口而出,没有弄到。黄妃还有些不太甘心,又变换了几种思维方式来询问徐天,一样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难道说是自己看走眼了?黄妃皱了皱眉头,见药效的时间差不多了,猛地摇晃了一下铃铛,立即停止了勾魂大法。

    “啊……”徐天陡然清醒了过来,他揉了揉有些肿胀的太阳穴,喃喃道:“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头疼欲裂的。”

    “是不是你喝多了?要不,你晚上就在我这儿睡吧?”

    “不了,我回去了。”

    徐天不用每天都来鹰组报到,要是有什么事情,黄妃会通过修者公会的客户端跟他联系。徐天从鹰组的试炼场走出来,左右看了又看的,内心中有些小小地失落。怎么没有看到任青璇的身影呢?难道说,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万年石钟液?那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他相信,任青璇不是那样的人。

    徐天走过了两条街道,跳上那辆二手捷达车,直奔宁云裳的家。这是在文教路旁边的文教小区,徐天还是第一次过来。他将车子停在道边儿,偷偷地潜入了小区中。在单元楼下,他的神识扫视了出去,发现悦悦已经睡着了。而宁云裳穿着白色丝质睡衣,斜靠在床头上,正在翻看着一本本的资料。

    她还不知道顾朝夕出事了,但是顾朝夕好久都没来公司上班了,都是她来管理。她是那种比较认真的女人,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

    这样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会不会把她给吓到呢?徐天还在这儿琢磨着,突然,他的神识扫视到一个中年人,拎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地上了五楼。等到了门口,他边砸着房门,边嚷嚷着道:“宁云裳,给老子开门,我来了。”

    寂静的深夜,这样突兀的声音格外刺耳,当即把悦悦给惊醒了,哇哇地哭了起来。

    宁云裳脸色苍白,抱着悦悦,背靠着房门,怒道:“安伟,咱们早就已经离婚了,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

    “离婚?哼,你是不是包养小白脸儿了?赶紧开门让我进去。”

    “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你不开门是吧?”

    安伟竟然从口袋中摸出来了钥匙,直接将房门给打开了。宁云裳抱着悦悦,又怎么可能有一个大男人的力气大呢?安伟用力,狠狠地撞向了房门。嘭!房门开了,宁云裳和悦悦都跌倒在了地上。

    悦悦哭得更厉害了,安伟却不管这些,甩手将酒瓶子丢了,飞身扑到了宁云裳的身上,边撕扯着,边喘息着道:“咱们都分开这么久了,我都想死你了……”

    宁云裳挣扎着,反抗着:“不要,你放开我。”

    悦悦也爬过来,打安伟。

    安伟一巴掌将悦悦给扇到了一边去,敢打老子?今天他就是要睡了宁云裳,谁拦着都不好使。宁云裳是又气又恼,她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嫁了这么一个男人呢?为了跟他,她跟宁家人都闹翻了,再也没脸回去了。可是结婚没多久,安伟就原形毕露了,经常对她家暴,连她怀孕期间都不放过。

    等到后来,他越演越烈,还带着别的女人回家。

    宁云裳终于是忍不住了,坚决跟他离婚。即便是这样,安伟还不罢休,她走到哪儿他就纠缠到哪儿。什么抚养费啊?他要是没钱了,还向她要钱。这两年,宁云裳在钱兴武的照看下,终于是稳定下来了。

    安伟来一次,钱兴武揍一次,连续的几次之后,安伟终于是不敢再露面了。可现在不一样了,钱家人都已经被警方给扣押起来了,能不能出来都两说着。安伟逮到机会,就再次摸上来了。

    离婚后,越看宁云裳越有女人味儿!

    安伟喘息着道:“云裳,咱们复婚……”

    嗖!他就感到脖领子一紧,让人给甩手丢到了一边去。人,撞到了墙壁上,又摔了下来。还没等他爬起来,徐天两脚就将他给踢出去了。对付这种恶人,说什么也不能心慈手软了。徐天又是连续的两脚,踹得安伟鼻口窜血。

    安伟声色俱厉地道:“你……你谁呀?我要报警……”

    徐天一个神识撞击了上去,安伟整个人抽搐了一下,直接跌倒在了地上。等到再爬起来,他就跟傻子似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上下去。往后,别说是纠缠宁云裳了,就算是再见到宁云裳,他都不认识她是谁了。

    推门走进来,就见到宁云裳抱着悦悦,瘫坐在地上,不住地抹着眼泪。反倒是悦悦,在看到了徐天的那一刻,眼睛睁得老大,叫道:“果汁叔叔……”

    徐天咳咳了两声:“那个……宁姐,安伟往后都不会再来纠缠你了,你放心吧。”

    宁云裳抹了抹眼角,让悦悦回房间中去,感激道:“徐天,真是太谢谢你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