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圣武称尊 > 第三百三十章 剑豪之威
    听闻谷离充满纳闷的疑问,楚云一时间心神恍惚,回忆起一些往事,颇有点唏嘘。

    自从修为下滑后,他想象出各种原因,以此为基础,进行了五花八门针对性的实践。

    楚云也曾猜测他是中了一种奇毒,又有以毒攻毒的说法。尝试多种方法都无法恢复正常,楚云情绪颓丧到极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竟把这以毒攻毒付诸实践。

    这绝对是疯狂的行为,而当时楚云陷入黑暗中挣脱不出,本身的确与疯子没甚两样。

    他不但逛遍了裂岩城和流沙城、赤水城三个偏西的城池,足迹远达百灵郡范围偏东的镇江三城,百灵郡直管的天水三城也跑了个遍,郡城也去过了,采集了各种奇毒,每一种都尝一遍。

    奇怪的是,无论什么毒,甚至被评价为毒性超强的怪毒,一入他体内,便如泥牛入海,不管吞服得再多,也不见丝毫反应。既没死,也没发挥出丁点儿以毒攻毒的效果。

    爱妻远离,自己也褪去昔日天才的光环,修为再无进步的可能,前后反差委实太大,无怪他能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

    后来在朋友们的劝导下,渐渐走出心理阴影,恢复正常后,才停止了疯狂的试毒,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那段逛遍各城、换着花样吞毒的日子,不管到何时,都是他今生难以忘却的苦涩回忆。

    正是由于身体出现不怕毒的特性,楚云才会魔蛇毒侵入体内而无动于衷。

    如若这毒素能动摇他体内的问题,那才是意外之喜。

    可是,和之前尝试过的所有毒一样,这元气附带之毒进入体内,半点浪花也翻不起来。

    “这毒,真不中用。”楚云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对这不知名的毒素颇感失望。

    他心中自然明白原因,却不会好心到告诉谷离原因,双方眼下可是死敌,对敌人没有任何答疑解惑的义务。

    对谷离的发问,楚云不置可否,露出神秘的微笑,一脸的高深莫测。

    能引起对手疑惑,这很好,让他疑神疑鬼,因注意力不专注而失败,那就更妙了。

    看到楚云不言不语,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谷离不禁怒火万丈,一声冷哼,“装神弄鬼。”

    谷离来到楚云面前,元气凝聚手爪,再度展开猛烈攻势,爪影层层叠叠,宛如一张又一张覆盖下来的罗网,将楚云深深的包裹,楚云把剑光绕体,凝神防御。

    经历刚才的变故,谷离不敢在和楚云以伤换伤,攻击不能淋漓尽致,略有点儿束手束脚,不复之前犀利,必须出更多的招式,才能伤到楚云一下。

    更严重的是,楚云的剑法,仿佛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那种感觉,堪比蛹虫破茧成蝶,即将展开斑斓的双翅,花丛里嬉戏,高空中翱翔。

    楚云剑法渐渐蜕变,不快不慢,却带着一种奇异的韵律,每一招,每一式都出在节奏的点上,简洁而明了,好几次谷离招数施展到一半,就被他挥剑截断,并能发动反击,迅捷高效,令谷离深为忌惮,锋芒顿敛。

    何况,谷离不敢换伤,楚云渐渐地扭转局面。

    慢慢的,楚云反击的频率越来越高,竟然一步步将要和谷离分庭抗议。

    谷离打算发动一次凌厉的攻击,准备抬起右手,用爪尖撕破楚云面目,却不料肩膀微微一动,刚出现个苗头,楚云提前出了绝妙的一剑,将自己即将发出的攻势截断,再发不出来。

    “不妙。”谷离面色一变,手忙脚乱,一时竟落在下风,连出好几下狠招,才将场面扳了回来。

    楚云渐入佳境,似是进入神秘状态,脸上浮现出对剑法的享受,出了这一剑方回过神来,眼中有着泪花涌动。

    这是他的爱妻菲菲用剑的感觉。

    当初参加灵武院选拔时,两人初次相遇,菲菲手下留情,没用真正实力,就是用这种剑法和自己打了个平手,后双双获得那导师的认可,勇夺成为学员的资格。

    两人相熟后,多次切磋,楚云从菲菲剑路中吸取营养,剑法发生剧变,从原本的华丽,变得简洁效率。

    然而,对菲菲的剑法只能学个形似,难得精髓。毕竟菲菲出身灵妖族,探测天赋异于常人,楚云只是普通人类,自然无法形神兼备。

    从两人相识,到菲菲被千愁带走,楚云和菲菲的切磋次数,已经多得数不清了,可楚云仍然能觉得自己剑法和菲菲有着本质差别。

    当然,这并不是说菲菲剑法境界有多高深,事实上,菲菲不擅此道,只是实力太过强大,兼擅精神,是以随便出剑,都有种未卜先知的意味在内。

    菲菲离开之后,楚云常常模仿菲菲的剑法,借此作为一种怀念爱妻的方式,倒是令自己的剑法愈发高深,很早便是如臂使指,随着模仿的进行,更在这条道路上愈走愈远。

    楚云剑法改变虽然由菲菲用剑引起,两者却有本质得不同。

    菲菲是因为精神过于强大,按照本能感应,赋予剑招以简洁明了之感。这和剑本身没有半点关系,换句话说,即便不用剑,改用其他兵器,不如长枪和锤子、斧子,菲菲还是那套路数。

    本质上,菲菲乃是精神兼元气的双修者,并非一个剑客。

    楚云才是纯粹的剑客,和菲菲的切磋只是一个契机,打开了通往剑法更高境界的光明大道。

    连楚云本人都没发现,在领悟剑势的漫长道路上,他十几年来随心练剑,竟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前进着,并不断接近着那道新的屏障。

    那屏障非同小可,这片天地间众多剑客练剑终生,从面目稚嫩,直练到白发苍苍,乃至走完一生重回天地,也不能真正触碰。

    甚至有些知名大剑客,威名响彻一方,但穷尽智慧,生命走到尽头,仍然差了临门一脚,心有遗憾,郁郁而终。

    这就好比远行者眼帘里出现的山,看似很近,实则步行很长时间也未必能到。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这里面的玄妙,唯有上升到另一境界的人才知道,心下了然,却无法和旁人道其奥妙。

    可意会不可言传。

    楚云因某种缘故,只能收敛元气,无法尽兴,是以那道门就在面前,却没有抬手推开的机会。

    可受到谷峰逼迫,不得不放开对修为的束缚,拼着极严重的后果,倾力一战,经过热身后,终于来到屏障之前。

    冥冥中一声微不可闻的倾向,那道屏障终于破碎,进入了新天地。

    正交手间,楚云手中宝剑,突然传出一阵极长的剑吟,清澈嘹亮,凌厉的气势自剑身释放出来,谷离倒是吓了一跳,忙后退一段距离,眉头大皱,左思右想。

     他总觉得,这种情况,似实在某种典籍上曾见过类似描述,具体是什么,却因为年代久远,遗落在记忆中,一时难以寻觅。

    剑吟结束,场面平静下来,楚云能听到自己心脏怦怦的跳动声,而手中剑刃也发出一声声短促忧虑的翁鸣响,两者频率渐渐趋于一致。

    当宝剑翁鸣和心跳声融合的一霎那,楚云心灵深处升起一种明悟。

    他似是能感应到手中宝剑的脉搏声,那一下下的,正和持剑手腕青筋的律动相同。

    “这是?”楚云想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眼睛一亮,面露狂喜之色。

    谷离感到有些不妙,皱眉苦思,但他并非剑客,是以对此印象不太深刻,依旧想不起来。

    楚云将手中宝剑一抖,七道暗金色的虚影脱离剑身,向谷离爆射而去,隐隐呈现包围之势。

    虽然是虚影,却有着之前攻击的八成以上的威力。

    谷离面色大变,他身上伤势不轻,元气也消耗了不少,面对这种攻击,自然无法无视。

    这些虚影之间,连接竟是紧密的吓人,一波未平,余波又起,用元罡对轰的话,很难尽数拦下,只要一虚影落到身上,那就大大的不妙。

    如此攻势,即便是谷离这个谷家资深长老,也没有可能发出,他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何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来不及细想原因,谷离依靠本能,原地留下残影,真身藏匿空气中,赶往那唯一空出的方位暂避锋芒。

    谷离刚开始动作,楚云就将他的应对看透,全身元气瞬间注入剑身,一剑朝着空处遥遥虚砍,将近十丈高的暗金剑罡贴着地面,地表划出巨大沟壑,如风驰电掣,不到一瞬,便到达那处。

    暗地里,谷离刚起了防御的念头,尚未来得及付诸实践,巨大的剑罡已率先在空气里一划而过。

    空气里一道身影出现,逐渐地清晰,自然是谷离。他惨然一笑,笑容里充满苦涩,望向楚云的目光充满惊叹,喃喃地道:“这是剑之脉搏,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遇到一位剑豪,老夫输得不...”

    最后的“冤”尚未说出,谷离生机泯灭,身体中间出现一道血线,上至头顶,下至腿间。

    血线迅速扩大,鲜血泉水般流出。

    谷离整个人从中间裂开,左右分为两半,倒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

    直到死后,裂开的脸上,依然维持着那种苦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