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科幻小说 > 阳间道士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绿色液体
        晚上吃完晚饭,看了会春晚,到了十二点,我拉着张美跟老陈出了院子。

        “xiu,pia,”现在村里开始放起来了烟花爆竹。

        “烟花真的好美啊,我想以后每年都有人陪我看烟花,”张美靠在我肩膀上轻轻说道。

        “你要是想看,我每天放给你,”我将脸凑到她的耳旁说道。

        “讨厌,”张美脸色一红将身子靠在我怀里娇羞的说道。

        “老郭老郭,你看那个炮仗,怎么那么牛逼我操,咱们都放完两个了,人家哪一个还没放开,他那个炮是不是这些炮的祖师爷,”老陈放完最后一个月烟花跑过来说道,张美一见赶紧整理了一下头发离开了我的怀抱。

        “你祖师爷,回家,”被老陈这么一打扰,妹子都从我的怀抱中跑了出来,自然我的心情也不爽。

        过年除了放炮,贴对联,看春晚,初一就是拜年了,老爸老爸带着我们三个人就转开了亲戚,第一个去的,就是二叔家了,自从二叔没了之后,婶子一个人撑起来了这个家。

        “新年好,”我提着东西跟父母进了二叔家。

        “快坐快坐,这女生是谁啊,不用说,让我猜猜,是子阳的女朋友吧,长得好生俊俏,子阳可是捡了个大便宜啊,”二婶看到张美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那啥,你们歇着,我出去歇会,”屋子里面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我都插不上话,于是我们四个人走到了院子里。

        “我说,小妮子,你是不是飘了,在市里不联系你哥就算了,你哥联系你,你居然还不理我,”在院子里我拍了郭子怡肩膀一下说道。

        “哪有,哥,你不知道,我这每天学习,废寝忘食的,我这手机常年不开机,你也是知道的,你妹就是喜欢学习的,”郭子怡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我看到她手上的手机,一把抢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这小妮子是处对象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不搭理你哥,小伙子长得还可以,跟我妹处对象,便宜她了,”我看了看手机屏保上两个人的亲密合影说道。

        “哎呀,哥,你看你,再说了,你这不也处对象了,你能摊上张美姐姐也是你的福气,鲜花插在牛粪上上,你说是不是,张美姐,”郭子怡抢过来手机跑到张美旁边说道。

        “得了,咱们去你牛叔家看看,”父母笑着走了出来,招呼着我们去了牛叔家。

        “开门啊,怎么半天才开门,”过了好久,牛婶才把大门打开,让人值得奇怪的人,今天是大年初一,本来都是拜年的好日子,为什么牛叔家大门紧闭,这让我心生疑惑了起来。

        “这大过年的关什么门啊,街坊四邻转转多好,”母亲见牛婶打开门埋怨的问道,大过年本来就是挨家挨户的转转,你要是这样大门紧闭,别人一来你让人家怎么想。

        “唉,先进来吧,”牛婶将我们迎了进去又把大门插上了。

        “子阳哥哥,你回来了啊,新年好,”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蹦了过来,这女孩是牛叔家的二胎,大儿子岁数跟我差不多了,也在城里打工,今年应该是太忙,过年都没回家。

        “新年好啊,给你,压岁钱,”我从兜里掏出来事先准备的一个红包蹲下身塞给了小女孩,红包就一百块钱,虽然没多少,但是对于这小女孩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虽然我知道,这钱会落入到她妈的口袋里,小时候不总是被父母骗吗,妈给你保管着,给你攒着,等你长大了就给你,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谢谢哥哥,”小女孩接过来红包踮起脚尖亲了我一下高兴道。

        “不客气,去玩吧,”我轻掐了小女孩的脸颊,她拿着钱就跑了。

        “唉,一言难尽,其实这年我不是不想过,而是我怕过不了几天,我家就要有白事了,实在是,唉,”我听到牛婶哀伤的声音我站起身走了过去。

        “有什么事就说,都是邻里邻居的,怎么,大牛得病了?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怎么会治不好,是不是家里有困难了,有困难说啊,大家都是邻居,能不帮你不成?”母亲四处张望看到没有大牛的身影问道。

        “不是,唉,医院根本治不好,我带他去医院该检查的都检查了,医院说检查不出什么,大牛现在就在屋里,”牛婶哭丧个脸说道。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们所有人大惊失色。

        牛叔此时躺在一张大床上,双眼紧闭,看不出来丝毫的痛苦,肚子涨的非常大,而且在上面有不规则的几个洞,时不时的从里面流出了绿色的液体,而且发出一阵恶臭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子阳,你看看,”母亲捂住鼻子问道我,村里面就是这样,一有点什么医院治不好的事,就往某些东西身上想,这不母亲也觉得牛叔不对,这牛叔之前我提前过,有一次被大黑蛇附体,不过那黑蛇走了,他是个打猎的,每天就去后山上打猎,时不时的会给我家个兔子之类的。

        “别急,我们先出来,”我忍住体内的不适,将门关上回到了客厅中。

        “你牛叔这是怎么回事,”父亲抽了口烟双眼紧盯着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白天看不出来什么,等等吧,婶,牛叔半夜有没有什么反应,”我点了支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