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真武狂龙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铁血统帅
    哗哗!

    大雨滂沱,雷霆阵阵,却挡不住演武场上阵阵斗武爆喝与激烈碰撞声。

    只见六名少年捉对战斗,全无平素相处时的融洽,激烈之程度好似生死仇敌!

    纵然已经发誓成为生死与共的兄弟,但为了心中的梦想,所有人都拼尽全力战斗,毫无留手!

    在场四大意境高手,还有吴福这位宗师坐镇,绝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尤其是胡来和徐拓的交手,更显激烈,完全一副生死相搏的架势!

    两人你来我往,眨眼间便交手数十招,血水洒满斗武台,任由雨水冲刷,依旧泛着红色。

    但看的出来,徐拓完全一副被压着打的局面,胡来承自其父的虎爪功,凌厉异常,晃动间便在其身上留下道道血痕。

    没有吴明的硬功防御,也没有灵动的身法配合,徐拓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战斗意志,一柄百炼精铁刀上下翻飞,即便不断被虎爪抓出刺耳的金铁爆鸣,身上伤势不断增多变重,依旧有条不紊的防守着,没有后退半步!

    “骆驼,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当胡来再次在徐拓身上留下十道深深血口时,胡来厉声喝道。

    骆驼正是徐拓的外号,像极了他沉默寡言的沉稳性格!

    虽然与他年龄相仿,资质也稍有不如,自幼接受的武道传授更无法相比。

    可愣是凭着一股狠劲,还有不间断的资源供给,在短短三年内,尤其是武馆两年深造中,突飞猛进,后来居上!

    即便修为依旧差了一境,可其实力对胡来而言,依旧是劲敌!

    呼咻!

    回应他的是冷厉刀锋,还有徐拓毫无波动的冷峻目光!

    “这是自找的!”

    胡来面色一沉,蓦地周身一震,咔吧闷响中,其后背隐约扩大了一圈,整个后背弓起,摆出了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上身更是斜斜前倾,像极了虎扑!

    嗡然闪动的赤色内力,竟是将雨水蒸腾,雾气翻涌间,隐约透出虎形,好似有一头猛虎欲要从中扑出!

    面对这等奇奥架势,徐拓瞳孔骤然一缩,本能的察觉到危险,挺拔精瘦的身形却依旧没有动,只是右腿后撤小半步,精铁刀蓦地斜指地面,左手压刀,严阵以待!

    “表哥,这是胡来的绝学虎扑,以他气境巅峰的修为,徐拓硬拼必受重伤,即便有灵药保命,不会有什么损伤,可这种痛苦没必要承受啊。”

    陆子衿俏脸微白,美眸中闪过不安的劝道。

    红莲的神色虽然稍好,可紧抿的嘴角和目中一闪而逝的不忍,显然也是有同感。

    只不过,出于对吴明的信任和自身位置,绝不会在这时候提出相左的意见!

    嗷呜!

    唯有在其脚下的小猫,虎目中闪过一丝极为人性化的不屑,随意的晃动了下小爪子,好似在说着什么!

    吴明眼皮都没眨一下,淡漠的抿了口茶,只是不知是否茶水凉了,还是不合口味,嘴唇微润之后,便眉头微皱的放在一旁。

    红莲见状,赶紧将茶水换下,取热水重新泡上。

    “吼!”

    就在此时,胡来发出一声不似人的咆哮,面目狰狞若猛兽,猛的一跃而起,自暴雨中快速闪动,凌空扑杀而至。

    “哼!”

    徐拓闷哼一声,面色涨红不已,第一次动了,不退反进,悍然冲击。

    在两者交击的刹那,胡来以诡异无比的姿势,在半空中扭转身形,一爪拍击精铁刀,一爪拍向其后背,只是微微避开了后心要害。

    当啷!

    刺耳的金铁爆鸣声中,其掌中道骤然颤鸣不休,被虎爪拍的火星四溅,背后却猛的溅起大片血雾,身形也止不住的踉跄前扑。

    “呀!”

    观战中的众小,即便一向稳重的曲颖,也忍不住惊呼一声,其余几女更是掩面惊呼。

    红莲和陆子衿微微张嘴,可看到神色不变的吴明,终究只能一言不发,撇过螓首,不忍再看。

    众小之间都极为熟悉,哪怕是各自绝学,也在常年实战训练中,了解的很透彻。

    胡来既然用出了虎扑,徐拓若不认输,必然会承受接踵而至的凌厉攻击——剪尾、碎金!

    “吭!”

    果不其然,当徐拓闷哼一声,强自止住身形,再次摆出战斗姿态时,胡来毫不掩饰怒意的爆吼也随着攻击而至。

    “吼!”

    只见自徐拓背后翻身而过的胡来,也不转身,径直一撩左腿,紧接着右腿也随之翻卷而起。

    徐拓面色凛然,避开了凌厉无比的左腿,却比不过接踵而至的右腿。

    嘭嘭!

    一瞬间,其胸口就被连踹数脚,最后更是被一记极重的腿鞭扫飞。

    “咳吭!’

    连退七八步的徐拓,面色一阵惨白,接着涌起不正常的潮红,竟是硬生生压下了涌到喉咙的逆血,面色紧绷的依旧举着微微弯折的精铁刀在胸前。

    “表哥!”

    陆子衿看的分明,连百炼精铁刀都快承受不住胡来的剪尾绝招,可见用出了全力。

    若再这么下去,两人必有损伤!

    可惜,吴明依旧没有回应,也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

    孙善武等四大意境高手,面色冷凝,恍若未觉,吴福只是眉头微皱,隐约叹了口气。

    “骆驼,还不认输?”

    胡来神色狰狞的厉喝道。

    徐拓粗喘了几口气,嘴角隐有血渍溢出,一言不发的紧了紧手中刀,目光坚定不移。

    “死来!”

    胡来怒火中烧,双目充血,脚下狠狠一点,身形如离弦之箭,猛的扑杀而至。

    其一前一后,上下交叠的双手,宛若猛虎血盆大口,噬咬向徐拓的脖颈,正是其最强绝招——碎金!

    此招一出,胡来身上竟然涌现出淡淡的凶顽之意,内力翻涌间,带动的雨水都不由自主的滚动,竟是真真化出了一副粗犷无比的虎形扑咬之态!

    “这是……”

    孙善武等人面色一紧,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

    嗷呜!

    在胡来出招的瞬间,小猫似乎百无聊赖的仰了下头,虎目中闪过惊奇之色。

    但也仅仅是看了一眼,随即便不再注意。

    谁也没有注意到,吴明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下,茶水溢出一丝,随即缓缓闭上了双眼,似颇为不满,又似在掩饰什么似的,重重将茶杯摔在桌上。

    啪啦一声,清脆的声音入耳,让临近之人,不由为之侧目,不禁狐疑,自家小主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沉不住气的样子?

    就连吴福,似乎都颇为诧异的看了眼。

    “杀!”

    就在所有人以为,徐拓必输无疑时,其突然爆吼一声,再次不退反进,并双膝猛的向前一摊,重重在地面上向前滑行,上身则向后仰躺。

    遥遥望去,胡来似乎愣怔了下,没想到徐拓会如此,但此时他已扑至徐拓上方,旧力已尽,新力未生,已然来不及变招!

    铮!

    就在此时,一直横放在徐拓胸前的精铁刀一震,发出金铁铮鸣,凌厉无匹的刀锋蓦地竖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其胸腹下一闪而过!

    噗嗤!

    瘆人的利器入肉声响起,两人一错而过。

    不同的是,徐拓依旧顺势向前滑行,最后拄刀踉跄而起。

    胡来则翻滚在斗武台上,几次想要起身都没能成功,最后重重趴倒在雨水中。

    殷红色的血水,自其身下汹涌而出,随着胡来身体抽动,越来越多,雨水怎么也冲刷不干净!

    “救人!”

    孙善武四人呆愣刹那,闪电般冲上台,七手八脚的翻看胡来伤势。

    当看清其胸腹间那道足有两尺长,自肩头一直到小腹,甚至能隐约看到内腑的伤口时,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本以为,徐拓必输无疑,所以都在全力准备,最后一刻保护他。

    谁也没想到,最后身受重伤的竟然会是胡来!

    而且,竟然以三境气武者的实力,生生一刀破开了胡来的四境护体内力,重伤如斯!

    “噗哇!”

    七八步开外的徐拓,身体一阵摇晃,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险些摔倒在地。

    孙善武赶紧上前查看,面色难看的无比的看了眼地上的血渍,里面赫然夹杂着些许碎肉沫。

    不难想象,徐拓必然受了极重内伤,伤及内腑!

    一想到这么可怕的伤势,会影响武道根基,孙善武就不由看向屋檐下的吴明和吴福。

    看吴明是打算问问怎么善后,看吴福则是下意识中狐疑,以这位宗师强者的实力,不至于无法阻止吧?

    “怎么?这点血就怕了?上阵杀敌,看到断手断脚,尸横遍野,是不是会尿裤子?继续!”

    吴明冷漠的重重一拍桌子,震的茶杯啪啦歪倒,茶水渐了一桌,哗啦啦流淌而下,正好洒落在小猫身上。

    喵呜!

    小猫激灵灵打个寒颤,猛的甩动皮毛,茶水甩了吴明满裤脚时才发现不对劲,眼珠乌溜溜一转的赶紧蹿到陆子衿脚下。

    “继续!”

    孙善武喉结蠕动了下,看了眼面色微白的众小,硬着心肠喝道。

    于是,有了胡来和徐拓的前车之鉴,谁也不敢再掉以轻心,打起百分之二百的小心,全神贯注。

    无论是参与斗武的众小,还是有保护职责的孙善武四人,都隐约察觉到,这一刻的吴明,真的是一位铁血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