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科幻小说 > 最强极品神棍 > 第92章 下品法器
    最终,吊坠被以六十万拍下,然后由礼仪小姐亲手送到了柳明川面前。

    在不远处,一个中年女人看向这边点头示意,那就是雅韵集团的董事长刘丽云。

    在这种慈善拍卖会上,谁的捐赠品能以高价被拍走,主人是很有面子的,所以刘丽云对柳明川表示感谢,柳明川当然也微笑回礼。

    接下来有歌星上来表演节目,优雅而韵味十足的歌声,让众人听得纷纷点头,赞叹不愧为一线大歌星,唱功十分了得,然后拍卖就继续开始了。

    随着几轮拍卖过去,一个翠绿色的玉镯被端上来,这玉镯看上去古朴典雅,玉质也是极品,显然又是一件好东西。

    “嗯?”

    突然许成一怔,发现这玉镯上居然有道力的存在,于是仔细观察才发现,玉镯居然是一件下品法器,具有很强的驱邪能力。

    这时拍卖开始了,价钱从三万开始往上涨,渐渐涨到了十万。

    许成想了想忽然抬手:“二十万!”

    “唰唰唰……”

    顿时一道道目光射过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许成,似乎在探寻他是什么人,手笔倒也不小,居然直接把价钱翻倍了。

    “这位先生出价二十万,还有没有哪位有兴趣了?”拍卖师环顾四周,看没有人再竞价,于是直接下锤,让礼仪小姐把玉镯送了过来。

    “你怎么突然想买这个镯子了?”

    楚云梦问道,其他三人也满脸好奇。

    “呵呵,既然是以你男朋友身份来的,我当然要有表示了,这是送给你的,楚大美人,请笑纳吧?”

    许成笑呵呵的把镯子递过去。

    “给我的,太贵重了吧?”

    楚云梦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却还是把镯子接过去,爱不释手的打量。

    她知道许成如今不缺钱,至少二十万对许成来说不算什么,所以并没有推脱。

    而柳明川三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玩味的神色,呵呵,看来楚大小姐快要沦陷了。

    女人一般是不会收男人贵重礼物的,如果收了就只可能有两种情况,要么,她本身就是为了得到男人的钱,要么,就是她对这个男人有好感了。

    楚云梦可不是缺钱的女人,当然不可能是第一种情况,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了。

    “咦?”

    突然楚云梦轻呼一声:“这个玉镯好奇怪,我戴上它,居然感觉好像有一股暖意进入了身体,整个人都很舒服?”

    许成笑了笑:“不用奇怪,这是一件下品法器,具有很强的趋吉避凶能力,而且还能温养人的身体,你戴上它就没有什么邪物能靠近你了,而且就算是一般的修道者,也没办法对你施术!”

    “真的?”

    楚云梦十分惊喜,上一次被人施术的事情,直到今天都让她心有余悸。她是再也不想体验那种经历了,所以对许成送的这个镯子越发喜欢。

    柳明川三人见状大感嫉妒:“许成,咱们怎么说也是朋友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也弄件法器,万一哪天碰上鬼我们也能护身啊?”

    “好啊,这些天我会去古董市场,给你们每个人找一件法器,不过钱要自己掏,我可没兴趣送男人礼物!”

    许成笑道。

    三人闻言直翻白眼:“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此刻在另一张桌子上,袁昆眼睛里几乎都快喷出火来了,楚云梦对玉镯爱不释手的样子,让他简直嫉妒的发狂。

    “贱女人,不就是二十万送你一个镯子嘛,居然这么喜欢,老子以前送你那么多礼物,你却看都不看一眼?”

    袁昆咬牙切齿,目光闪烁,突然起身走向了后台。

    拍卖会继续,一件件物品被接连拍卖出去,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闹,大家都是慷慨解囊,楚云梦和唐振东、冯海川,也分别拍了一件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师突然说道:“各位贵宾,接下来的拍品,是由隆庆集团的袁振董事长捐赠,而且袁董事长的公子袁昆先生,会亲自为大家介绍这件拍品,请热烈欢迎袁昆先生……”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掌声,众人都纷纷看向了舞台。

    而在后面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和老者,其中就有袁振和楚盛华。

    楚盛华笑道:“袁振,小昆他怎么自己上去了,是你安排的吗?”

    “楚老说笑了,我怎么会让他上去。”袁振苦笑道:“您也知道,那小子就爱出风头,这肯定又是他自己在主意,我是越来越管不住他了。”

    “呵呵,孩子已经长大,用不着我们这些老家伙管了。”

    楚盛华笑着摆手:“真是羡慕他们这些年轻人啊,想干什么就能干,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算是有什么想法,身体也跟不上了。”

    “是啊,年轻就是好!”周围几个人也都点头道。

    这时,袁昆笑容满面的走上舞台,一位礼仪小姐则是端着一个唐三彩酒壶,放在了拍卖台上。

    “大家看到了,这是一件唐代三彩釉陶器,是我父亲用两年时间,才找到的一件珍品,平常爱不释手,根本就不舍的拿出来,可是今天为了做慈善,为了帮助那些穷苦的人们,父亲忍痛割爱,愿意把这件宝物拍卖出去。”

    袁昆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对于这件宝贝的来历,我想先卖个关子,刚才那些拍品虽然成交的价格都很高,但拍卖的过程实在太没有新意了,所以我这次想跟大家做个游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

    “好呀,袁公子你想怎么做游戏?”有人附和道。

    “其实也很简单,我想让大家猜测一下,这件唐三彩酒壶的来历,不用准确猜出它是哪位历史人物的东西,只要猜出它主人的身份就可以了,比如是哪个级别的官员,或者是来自民间还是皇族?”

    袁昆玩味的一笑:“如果哪位能猜出来,我愿意把这件宝物免费赠送,而且按照宝物的价值捐赠相应善款,哪位先来?”

    “我来!”

    “哈哈哈,袁公子,选我吧,前两年我专门研究过唐三彩,肯定能猜中!”

    “袁公子的便宜可不能不占,我来!”

    众人纷纷举手。

    可是袁昆却环视一周,忽然指向了右面的一张桌子:“那位先生,你为什么不举手,是怕猜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