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言情小说 > 系统之我是妲己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假如有来生
    崇侯虎显然被打击的不行,失魂落魄一般,不停喃喃说自己要好好想想。

    姰妤果真就不再说什么了,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只希望崇侯虎这孩子不要钻牛角尖,若他真的一头往南墙上撞,姰妤叹息,那还真的是件很棘手的事呢。

    安小然原本是紧挨着姰妤站着的,但现在却悄悄向后蹭,想要悄没声息的走掉。

    只是她的运气明显不够好,眼看着就蹭到三步开外了,崇侯虎忽然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她。

    安小然立刻就绷紧了心头的那根弦儿,暗道冤有头债有主,啊呸,不是这个,而是我可从来都没有招你惹你过,你可千万控制住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啊。

    当然了,那奇怪的话就更不能说了,毕竟不远处都是人,还有自己心尖上那个,若是你大声叫嚷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倒霉的绝对不会是我的。

    心里乱到犹如十团乱麻的崇侯虎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情注意安小然脸上,那变幻多姿的神色,两道目光好像是在看她,但有像是没有焦距,害的安小然无比紧张,袖子下面的手紧紧握成了一团。

    姰妤的目光在崇侯虎和安小然之间来回转动了几次,最后停在了崇侯虎身上,问道:“你想对妲己说什么?”

    崇侯虎看了安小然良久,久到安小然准备撸袖子揍他一顿的时候,才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当真是那么喜欢他,就算不再是大王,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

    安小然想着结婚典礼上的誓词,神色庄重的点头道:“是,无论他健康还是疾病,富有还是贫穷,我都愿意牵着他的手,一直走到白头。”

    崇侯虎呵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走吧,这两天不要让我看到你。”

    安小然眨眨圆溜溜的大眼睛道:“回朝歌就这么一条路!”

    结果这话还没有说要,崇侯虎却已经转过了头去。

    安小然无奈道:“好吧,我断后好了。”

    苏全忠的声音远远响了起来,烤鱼好了,招呼安小然回去吃烤鱼。

    安小然转头看看姰妤,就见她对自己笑道:“去吧,我们再说会儿话,也就回去了。”

    安小然走后不久,就又听到苏全忠惊呼连连,好像是安小然吃鱼的姿态十分不雅观来着。

    胸闷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姰妤将手握成拳头用力顶着心口的位置,试图让自己感受些,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痛楚声还是没有忍住。

    崇侯虎惊诧莫名,赶忙起身扶住了她,焦急道:“小姑姑,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难受?”

    姰妤想要说话安慰崇侯虎一下,但嘴一张,就又是一声痛哼发了出来。

    “我这就唤人过来!”

    姰妤攥住崇侯虎的胳膊道:“应该是大元丹的药效要过了,叫人来也无用。”

    崇侯虎只觉脑袋里轰然一声巨响,震的他整个人都傻了,手心冰冷一片,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大元丹……小姑姑你好好的吃大元丹做什么!”

    姰妤忍着胸口的痛楚,吃力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有几句话要嘱咐你,你可要用心听好了。”

    崇侯虎知道姰妤的性子倔犟,这种时候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反正大元丹的事情子辛他们肯定都知道,到时候一问便知,谁害了小姑姑,自己就将谁的脑袋割下来给小姑姑报仇便是。

    “小姑姑你说吧,我用心听着呢。”

    姰妤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要你好好帮扶子辛,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形,因为,护住了他,也就是护住了妲己,知道吗?”

    崇侯虎没想到姰妤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心尖子跟有数不清的钢针在刺一样,疼的他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姰妤没听到崇侯虎说听到,也没有看到他点头,接着说道:“好孩子,我知道这样委屈你,可是除了你,我还能指望谁,西岐狼子野心二十多年,我活着时还好些,现在我一去,肯定会兵发朝歌……”

    说这么多话,姰妤的气息明显有些跟不上,但是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她狠狠咬了下舌尖,继续说道:“东伯侯明面上是朝歌的姻亲,我可不信姜姬就这么死了,他心里一点儿结都没有,更不信西岐不趁机拉拢他……这几日你要多注意太姒,别让她有机会和姜文焕单独相处……”

    眼看着姰妤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崇侯虎忍不住打断她道:“你别再说了,你的意思我都知道了,我……一定会按着你的吩咐去做的。”

    “还有最后一件,就是我死后,将我埋在距离你父亲最近的那个山头上……”

    崇侯虎纵使是七尺男儿,终于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小姑姑……”

    姰妤终于忍过了这阵痛楚,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去,将两位王子都叫过来,我还有事吩咐他们。”

    崇侯虎哽咽着点了点头,姰妤笑道:“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擦好了再过去,省的他们几个笑话你。”

    也不知道太姒都跟子辛和微子说了些什么,反正他们三个从河边回来的时候,安小然这个知道内情的都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更别说苏全忠他们了。

    想起刚才崇侯虎说这几天不想见自己的话,安小然拿着烤鱼挪到了苏全忠对面,问道:“哥哥,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姬娓,你要不要见见?”

    姬娓生怕自己见到苏全忠忍不住,便一直都呆在马车上,就连晚饭也是在马车上吃的,忍不住方便非要出来的时候,还用好大一块帕子将自己的脸遮挡的严实到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苏全忠对着安小然摇头道:“这个姬娓看起来好生奇怪,我还是不见了。”

    安小然哦了一声,接着说道:“长得像证明我和她实在是有缘,所以我想让父亲和母亲将她收做干女儿,哥哥你说怎么样?”

    苏全忠伸手在安小然脑袋上敲了一记道:“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父亲面前带,小心他骂你。”

    安小然揉揉被敲痛的地方,拉着长长的调子哦了一声,同时在心里疯狂的将苏护鄙视了一番,鄙视扁扁的,跟纸片一样薄!

    这个晚上看起来很是安稳,但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过了子时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候,子辛吩咐人给太姒、姬娓、苏全忠还有姜文焕下了安魂散,保证他们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哪怕是电闪雷鸣都醒不了的那种。

    子辛他们几个都蹲在姰妤面前,每一个都红着眼圈,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姰妤道:“好了,谁都不能永远的活下去,总有死的时候,只不过是早晚不同罢了,你们都不要哭,免得让我走也不安心。”

    这话不说还好些,一说安小然立刻就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的那个伤心,使得本来说这几天都不要见她的崇侯虎都忍不住看了过去,并训斥道:“没听小姑姑说不让哭么,你诚心让她难受是不是?”

    子辛淡淡的瞥了崇侯虎一眼,成功激起了他一肚子的火气,只是现在不是打架的好时候,所以崇侯虎恨恨的转过头,发誓再也不看安小然一眼。

    姰妤出声打圆场道:“好了,不要再为这些小事吵闹,现在大元丹的药效已经过了,我是看你们一眼少一眼了,唉,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

    安小然转身扑到子辛怀里,狠狠一口咬住他,好让自己不要哭的太丢人。

    子辛好受不到哪里去,默默拍着安小然的后背安抚她。

    “辛儿,等我走了,按照我们先前计划好的,让你那个最擅口技和易容的手下装扮成我的样子,一路回朝歌去。”

    子辛吸了一下鼻子,狠狠的点了点头。

    姰妤接着说道:“至于我的尸体么,一把火烧了,将骨灰送到北海去就是了。”

    崇侯虎的眼睛里都出现了血丝,道:“我亲自送你回去。”

    姰妤点头道:“到了北海之后,悄悄将我埋在那个地方就是了,别让任何人知道。”

    崇侯虎道:“父亲的墓前,我也不能上柱香跟他说一句吗?”

    姰妤摇头道:“将来还有你母亲呢,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崇侯虎也狠狠的点了点头。

    安小然又往子辛的怀里缩了缩,子辛的眉头猛然一皱,只感觉自己胸前那块肉好似马上就要被咬掉了,但是他半分都没躲,任由安小然继续咬下去。

    姰妤向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微子招了招手,轻声道:“你过来。”

    微子慢慢走到姰妤面前,咬着嘴唇不说话。

    “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一不开心就咬嘴唇,该娶媳妇的人了,这坏习惯还是改了吧。”

    微子又使劲儿咬了一下,才道:“我听小姑姑的。”

    姰妤拉着微子的手道:“老大不小的人了,早些找个好姑娘娶进门。”

    微子勉强挑了一下嘴角道:“这个,要看缘分的。”

    姰妤嗯了一声道:“你性子好长得又好,到时候啊,肯定有数不清的好姑娘围着你转的,若是不知道选哪个好的话,就让妲己帮你掌掌眼。”

    微子的眼珠往安小然那边转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嗯,我听小姑姑的。”

    姰妤笑着将他们几个看了一遍,满意叹息道:“都听我的话,你们都是好孩子,若是有来世的话,你们可愿意还做我的孩子?”

    子辛、微子还有崇侯虎都不断的点头,只有安小然,抽着鼻子说道:“假如真的有来世,我只希望小姑姑再也不要投胎到王室了,做个能和崇侯爷开开心心过一生的普通人就好。”

    姰妤将一双眼睛笑得弯弯,将安小然揽到怀中道:“还是妲己最懂我。”

    笑着笑着,姰妤的嘴里就有鲜血流了出来,红艳艳的,刺痛了安小然他们本就疼到不行的心。

    ……

    第二天动身上路的时候,姜文焕揉着有些发闷的额头道:“怎么没有看到北伯侯?”

    微子啃着侍卫从树林里摘回来的野果子道:“昨天半夜接到北海的消息,说是老夫人病了,他连夜就赶回去了,看你睡的熟,就没有跟你说。”

    姜文焕哦了一声,想着要派人去北海问候一声才行。

    姰妤的那辆大马车里面,晁婆婆正在无声的流泪,装扮做姰妤的侍卫生怕她看见自己更伤心,索性转过头面壁思过。

    依着子辛的意思,是让晁婆婆跟着崇侯虎一起去北海的,但是她担心自己走了会惹太姒怀疑,说什么都不肯走。

    安小然爬上马车,递了块帕子给晁婆婆,说道:“子辛已经派人去取晁大人的尸骨了,等到了朝歌,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你和晁田晁雷相认,婆婆,小姑姑地下有知,也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为了不让晁婆婆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不能相认,子辛索性将晁田晁雷兄弟两个都派出去打前站了。

    晁婆婆拍了拍安小然的胳膊,伸手抹了把眼泪,然后比划了一个让安小然放心的手势。

    这一路之上也算是平顺,等子辛他们回到朝歌的那一天,帝乙亲自在城门楼迎接。

    大街上的百姓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若是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还是公主殿下的面子大,四大诸侯同时进城也没见大王在城门楼露过面啊。

    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子辛和微子没想到帝乙亲自来了,对视一眼,脸上的神情不知觉间就有些凝重,父王这么高兴小姑姑回来,不知能不能接收残酷的现实。

    安小然将车帘掀开一道小小的缝隙,结果就看到了帝乙那张笑成了花朵一样的脸,吓得忙在心里喊老天,然后抓住那装扮成姰妤的侍卫道:“大王竟然来了,你你你……你可要端住了,千万不能穿帮啊!”

    要说,这侍卫的心里素质可真是好,就见他紧张将头发揪了几把,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对晁婆婆道:“你去将大王打发掉,随便用什么理由都好。”

    晁婆婆十分诧异的伸手指着自己,啊啊了两声。

    安小然顿了下,猛然一拍自己的大腿,小声快速道:“小姑姑什么时候给过大王好气儿啊,不见不说话就对了,婆婆你也不用出去,交给我来办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