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仕者生存 > 第三十一章 让小程试试
    星期二刚上班,周良就坐在椅子上发呆,为听到的一个消息而疑惑。

    昨天下班以后,周良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县公安局好像抓到一个人,一个与马一山诈骗案有关的人。他疑惑的不是有人被抓这事本身,而是在疑惑李晓禾、乔满囤夫妻临时失踪,是否与这事有关。

    在先前的时候,周良可是得到准确信息,在上周五晚上,李晓禾开车,载着乔满囤夫妻一同离开了乡里。别看他和赵强讲说这事时,八卦了男女关系,但他心里并不这么认为,只是对于他们共同离去疑惑不已。而昨天早上李晓禾回了单位,上午又得到乔满囤夫妻回村的报告,下午便获知公安局抓人的消息,他不得不把这些事做联想。可周良仍然疑惑,他们究竟和抓人的事有何联系,怎么就把人抓住了?被抓的人究竟是谁呢?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电话铃音,打断了周良的思绪。他怔了一下,看看来电显示,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听筒里传来一个男声:“主任,我眼睛非常不舒服,去县医院检查一下,跟你请个假。”

    周良“哦”了一声:“眼睛不舒服?怎么弄的?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下班时就疼,也没觉得碰着眼睛,今早上疼的更厉害了。”听筒里的声音带着痛苦腔调。

    “那好吧。”停了一下,周良又补充道,“估计得去几天?你不在,那车该……”

    对方声音很急:“主任,我把车钥匙放到抽屉里了,你看先让谁顶顶班。”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把听筒扣到话机上,周良多少有些疑惑。以前的时候,刘封可是一直听命于杜英才,杜英才走了以后,刘封又是事事向贾香兰汇报。报销票据等事项,刘封也都是找贾香兰审核,然后再找乡长审批,从来没经过自己这个党政办主任,请假也是和贾香兰打招呼。一直以来,刘封能体现出和自己有关系的,就是不出车时总在党政办等着,也能服从为新乡长出车的安排。

    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啦?竟然向自己请假?想了想,周良旋即明白,刘封今天和自己打招呼,并非对自己的尊敬,应该是对李晓禾的畏惧。

    李晓禾以“破落户”身份来到乡里,县里乔成一直对其虎视眈眈,同僚们也是唯恐避之不及,可谓处境危险。但李晓禾却在一个多月时间里,用诡计逼着贾香兰交出重要工作,还拉拢了秦明生、葛树军二人,而且竟然和宋胜大律师关系亲密。这怎不令人对其畏惧?近些天,在对待李晓禾时,自己这个党政办主任尚且要加着小心。刘封的主子走的走,失势的失势,他一个奴才自是不敢得瑟了,还怎敢仍然向贾香兰请假?

    妈的,现在想起老子,早他娘干什么去了?周良心中暗骂了一声。

    “主任,我们回来了。”屋门推开,一个女孩声音响起。

    “哦”,周良掐断思绪,回到现实。他看到,杨小敏进了屋子,紧随其后的,是新到乡里时间不长的程剑峰。他这才想起来,刚才让程剑峰开着二一二汽车,拉杨小敏为加油卡充值去了。

    看到程剑峰,周良又想到了一件事。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再次响起。

    看到上面来电显示,周良马上拿起电话听筒,声音极其恭敬:“乡长,您找我?”

    “我出去一趟。”听筒里是李晓禾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让……乡长,有这么一个……”话到半截,周良停了下来,因为听筒里已经传来急促的“嘟嘟”声,对方早已挂断了。

    楞了一下,周良马上把听筒按到话机上,快步出了屋子。

    看着周主任急吼吼的样子,杨小敏“噗嗤”笑了,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那笑容里分明写着几个字:让狼追上啦?

    ……

    周良小跑着出了屋子,向中间过道处冲去,刚到前排过道口,一个人迎面走来,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看清来人,周良赶忙道歉:“乡长,对不起,我……”

    迎面来的正是乡长李晓禾,李晓禾疑惑的说:“周主任,有什么重要的事,还至于这么着急忙慌?”

    “乡长,刘封不在单位。”周良忙道。

    李晓禾眉头微皱:“什么情况?脱岗?”

    周良解释着:“不不,他刚刚打来电话,说是昨天晚上眼睛就不舒服,今天疼的更厉害,一早去县医院检查了。”说到这里,周良迟疑起来,“乡长,您现在要出去,是不是……”

    “别吞吞吐吐的,是什么?让我自己开车,还是你开?”李晓禾语气很冲。

    “乡长公务繁忙,怎么能让您为开车分心呢?我那技术更不行,眼神也差,附近还能转转,去县城或是下乡就不灵了。”周良商量着,“您看能不能让新来的小程先临时试试?”

    李晓禾面色冷竣,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盯着对方。

    见乡长气色不善,周良做起了解释:“程剑锋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也很年轻,不过我坐过他开的二一二,感觉很稳。小程在部队时,就考了驾照,还给首长开过车。”

    李晓禾沉吟稍许,“嗯”了一声,迈步向前走去。

    迟楞一下,周良对李晓禾说了声“乡长您稍等”,便快步跑回了党政办。

    进到屋子,周良直接来到刘封平时用的那个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然后对着程剑锋道:“小程,这是现代车的钥匙。今天刘封有事不在,你先临时开上现代,跟乡长出去一趟。”

    程剑锋向前两步,伸出手去:“是。”

    周良拿钥匙的手回撤一下,嘱咐道:“虽然今天是临时顶班,你也一定要尽心尽力,安全的完成任务。”

    “是。”程剑锋又答了一个字。

    周良继续嘱咐着:“另外,虽然你以前在部队也开过车,有了好几年驾龄,但地方与部队不同,汽车性能也有差别。这辆现代车,你是第一次开,一定要……”

    “周主任,还不行?”门外响起李晓禾催促的声音。

    “马,马上。”周良急忙高声应着,把钥匙递了过去,又低声嘱咐了一句,“谨慎驾驶,安全出行。”

    “是。”程剑峰接过钥匙,转身出了屋子。

    楞了一会儿,周良快步跨出屋子,向着已经启动的现代车连连挥手,嘴里叨叨着“安全驾驶”。

    现代车上的人,没有回应周良的嘱咐,汽车已经穿过大门,驶出了院子。

    看着汽车所过之处腾起的灰尘,周良长松一口气,但随即又感到了一丝压抑,压抑来自李晓禾。

    以前的时候,杜英才有乔成撑腰,对自己这个党政办主任总是呼来喝去,根本没有应有的尊重,就像使唤刚上班的小年轻似的。虽然心里不平,但周良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小心侍候着。想想自己的主子赵强,身为乡党委书记,还要让杜英才几分,周良的心里多少平衡了一些,但仍不免压抑,盼着姓杜的早点离开乡里。

    果然姓杜的走了,是和李晓禾对调。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周良禁不住的高兴,顿觉严冬变暖春,甚至幻想着媳妇熬成婆,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他知道,新乡长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破落户”,肯定要夹着尾巴做人,肯定不敢高调,势必也不敢压迫自己。因此,对于李晓禾这个乡长,周良从心里并没瞧的上,甚至有些嗤之以鼻。只是有多年基层官场经验,周良没有把事情做绝,既保持着自己相对的独立性,但从大面上对李晓禾也算过的去。

    可是事情发展超出了周良预期,这个李晓禾根本就没有“落架凤凰不如鸡”的颓废,反而大有斗鸡的气势。这让周良感受到了一定的危险,担心自己还是个受气的“小媳妇”,便不时蛊惑赵强压制对方。但看赵强的态度,似乎并不准备与姓李的争一争,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历来都是‘穿鞋人忌惮光脚的’。

    随着李晓禾数次反击贾香兰的挑衅,尤其略施小计逼对方交出分管的工业和招商,周良便对李晓禾有了忌惮。再加上近些天的几件事,周良心中的忌惮正变成惧意,不由自主的畏惧。

    “哎。”周良禁不住叹了口气,感叹着自己的命运不济。

    “主任,电话。”杨小敏的声音传了出来。

    “电话?好的。”周良答应一声,进了屋子。

    ……

    现代汽车到了思源县城城边,没有进城,而是向右侧一条岔路拐去。

    从乡里出来的一路上,既有柏油路,也有小段砂石路,既有平路,也有坡路。即使柏油路,也不时会出现大小不等的坑洼,但现代车都巧妙的躲开了。李晓禾不但没感觉到颠簸,而且几乎也没觉出车身的摇晃,一直都是那么平稳。看来部队上锻炼的司机,果然非常合格。

    汽车缓缓拐弯,停在了一个大门紧闭的院落前。

    程剑峰快速开门下车,跑到另一侧,打开了右后侧车门。

    李晓禾迈步下车,回头冲着程剑峰笑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