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坑赵志敬
    看着腾空而起朝自己飞身扑来的赵志敬,黄少宏强忍着拿出M500一枪将他打下来的冲动,转身就跑。

    他就是打定了注意坑老赵,现在自己要是动手打他一顿,或者一枪将其撂倒,估计当时就得和全真教翻脸,他倒是不怕全真教那七个老牛鼻子,主要是那么一来事情就太过无趣一些。

    黄少宏眼睛一扫就看到离此不远有一颗几人合抱的银杏树,他直接朝那树冲了过去。

    “快闪开,赵志敬要杀人灭口啦!”

    黄少宏大喊一声,双手一分将一众道士拨开,直接朝那银杏树跑了过去。

    “快拦住他!”

    赵志敬没想到这逆徒还敢逃跑,当即大声喝令其他弟子出手阻拦,可这个时候,黄少宏已经分开人群跑了出去,他之后再次提气纵身,直接跃过人群,再次追了上去。

    黄少宏跑到银杏树旁边,朝四周大声喊道:“出人命了,赵志敬要杀人灭口啊!”

    赵志敬都气疯了,他现在也懒得多说,落地之后抢身近前,劈掌就打。

    黄少宏见赵志敬一掌打过来,气势十足,心中也暗赞全真教果然不愧是道门正宗,这赵志敬看上去不过三四十多岁的年纪,这份掌力放在‘鹿鼎世界’却是比海大富都要强上一些。

    虽然比不上鳌拜、龙儿,但也算得上是一流好手。

    当然黄少宏也知道世界不同,赵志敬这样的身手在神雕不过是三流人物而已。

    他心中想着,脚下却不慢,滴溜一下就转到银杏树背后,继续喊叫道:

    “救命啊,赵志敬恼羞成怒,要杀人行凶啦!”

    赵志敬快步追到树后,可黄少宏已经绕到树前,嘴里依旧喊着让他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的话语。

    赵志敬追到树前,黄少宏又绕到树后,老赵此时悲哀的发现,这孙子太贼了,围着这几人合抱的银杏树跑,他要顺时针追,对方就也顺时针逃,等他忽然改成逆时针,对方竟然比他这个做师父的转向还快呢。

    而且赵志敬发现,这么转着圈跑,他这轻功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

    人群之中,原本一腔委屈和怒火的杨过,看着这等滑稽场面,怒气全消,心中对鹿清笃这个师兄的那点恨意也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为他出头的感激和好感。

    崔志方本来怕赵志敬将‘鹿清笃’打死,在前者飞身跃出人群的时候,他也施展轻功追了过来,但是见到这师徒两个围着大树乱转,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旋即又好气又好笑,好好的一场门内小较竟然被这师徒两个弄成了一场闹剧。

    赵志敬是他师兄,崔志方也管不了他,见‘鹿清笃’没有危险,便停下脚步,招手唤过一个小道士,吩咐道:

    “快去找你郝师祖来!”

    如今全真七子之中‘丹阳子’马钰正在闭关、‘长生子’刘处玄、‘清净散人’孙不二去山西追杀女魔头李莫愁。

    ‘长春子’丘处机和‘玉阳子’王处一带同十名弟子前去山西支援刘处玄和孙不二,而‘长真子’谭处端早年死在西毒欧阳之手,

    所以当前重阳宫中只有‘广宁子’郝大通一人坐镇主持全真教务。

    崔志方也知道,无论‘鹿清笃’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已经闹大了,总要请长辈做主,弄个水落石出为好。

    其实不用他吩咐人去叫郝大通,黄少宏喊的那么大声,早就惊动了重阳宫中的大小道士,此时都循声朝这边而来。

    小道士领命之后还没等跑出几步,原本在静室清修的郝大通已经出现在当场。

    崔志方见到郝大通,连忙上前行礼:“师叔!”

    郝大通看着那银杏树下,一追一逃的师徒两人,不由得怒气升腾,尤其是黄少宏一边跑,还一边滋哇乱叫,什么行凶啊、灭口啊的乱喊,让他脸上好不难看。

    当即喝道:“给我站住!”

    结果郝大通喊完,银杏树下一追一逃的师徒两个,竟然没有一个站住的,把广宁子气的胡子直翘。

    黄少宏见来了一个白须白眉,满脸紫气的老道士,虽然不知是谁,但听崔志方叫其师叔,便知道来人必是全真七子之一,当即便开口叫道:

    “师叔祖救命啊,我也想站住,可赵志敬要杀人灭口啊!”

    “畜生,给我死来!”

    赵志敬此时早已失去了理智,之前只想教训逆徒一顿,现在已经想要直接打死了,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郝大通的到来,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这个逆徒毙于掌下,毙了载毙,杀了再杀。

    郝大通当即运功历喝道:“志敬,还不快点住手!”

    “滚开,阻我者死!”

    赵志敬眼睛都红了,他急怒攻心之下,此时的状态有些类似失心疯,一心想杀了鹿清笃,根本不知道是谁再叫他。

    这一句话,顿时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便是连黄少宏都下了一跳,赵志敬这真是作死的节奏啊。

    此时若不落井下石,黄少宏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当即叫道:

    “欺师灭祖啊,你们都见到了吧,赵志敬欺师灭祖啊!”

    一旁的崔志方这个无语,赵志敬欺师灭祖,那你在干什么?帮你师父宣传功绩吗?

    郝大通见赵志敬眼睛通红,奔跑时气息紊乱,显然状况有些不对,顾不得生气,找准机会,一个闪身就到了两人之间,朝赵志敬当头喝道:

    “志敬,你疯了不成,快给我停住!”

    “给我闪开!

    ”赵志敬见有人阻挡,抬手便是一掌,郝大通见状冷哼了一声,同样打出一掌。

    两人双掌一碰,‘呯’的一声,郝大通纹丝不动,赵志敬则噔噔噔连退数步,一掌之下高下立判。

    就在赵志敬连退数步,正要站稳身形的时候,黄少宏这货已经跑了一圈,正好绕在赵志敬身后,见对方正后背朝他,这么好的姿势他那里能够忍得住,当即大喝一声:

    “师叔祖我来救你!”

    说着飞起一脚,正踹在赵志敬屁股上。

    赵志敬正是旧力已衰,新力未生之时,两腿被郝大通一掌震得虚浮无力,此时被他一踹,脚下一软,直接乎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啃屎。

    这潇洒的一脚可谓满场皆惊,就连郝大通都震惊的指着黄少宏道:“你敢欺师灭祖?”

    黄少宏装作一脸憨厚的样子:“师叔祖,你就不要这么说我师父了,他刚才虽然说要打死你,还对你动手,这不是被我及时制止了么!”

    杨过:“......”

    崔志方:“......”

    吃瓜群众:“......“

    郝大通也是一脸懵逼,但马上就回过味来,好像赵志敬刚才面对自己的喝止,说阻他者死,还真的出手朝自己打了一掌。

    如此说来欺师灭祖的是赵志敬啊,而这小道士当时还真喊着要来救自己。

    赵志敬这时候已经从失心疯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听到黄少宏与郝大通这么说,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当即从地上爬起,疾声道:“师叔你莫听着畜生胡说!”

    “你先住口,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广宁子说完,仔细朝黄少宏看去,却见这小道士长的有些胖大,一脸憨厚,一时也看不出来刚才表现的是真心还是假意,当即冷声道:

    “那你也不应该对你师父出手!”

    黄少宏听赵志敬唤着老道师叔,便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了,当即装作‘委屈’道:

    “我怕师叔祖您年岁大了,万一被师父伤到就不好了,你不知道我师父可厉害了,刚才追的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我长这么大只有一次是被狗撵的这么惨,今天这是第二次,你说我师父厉不厉害!”

    赵志敬被气的咬牙切齿,偏生刚刚被郝大通喝斥完,却是不敢擅自开口,只能瞪着眼朝黄少宏运气。

    围观的道士全都忍不住笑了,这话说的,分明是拿赵志敬和狗比,这鹿清笃不会是故意的吧,朝对方脸上瞧去,偏生这货一脸认真憨厚的模样。

    此时只有杨过一点怀疑都没有,他就认为这胖子是故意的,但他却不说,只是在心中幸灾乐祸。

    郝大通冷声道:“好了,越说越不像话,你们都给我闭嘴,志方,你来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崔志方看了一眼赵志敬,后者欲言又止,他心中一叹,终就没有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郝大通越听脸色也是难看,此事若是假的就是‘鹿清笃’栽赃陷害自己师父,欺师灭祖。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就是赵志敬心胸狭隘,欺压门下弟子。

    尤其杨过还是杨康的儿子,杨康又与赵志敬是亲师兄弟,这欺辱刁难同门之子的事情,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总之这两件事无论是真还是假,都只会让重阳宫蒙羞,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郝大通怒声喝道:“此事可真?”

    黄少宏立刻竖起三根指头:“弟子可以向天发誓,如果有半句谎言,就让鹿清笃不得好死!”

    这货也不要脸了,发誓都特意用别人的名字。

    不过在别人眼里他就是鹿清笃,这时代鬼神之说盛行,周围又都是道士,听他以自己的名字发这等毒誓,心中自然都信了几分,看向赵志敬的眼神就难免有些异样起来。

    黄少宏发完毒誓,便指着赵志敬叫道:“你敢发这等毒誓来证明自己清白吗?”

    “我......你个小畜生......”赵志敬冷汗涔涔,恼羞成怒又喝骂起来。

    “闭嘴!”

    郝大通瞪了赵志敬一眼,显然他此时也倾向于黄少宏所说,眼睛一扫,便见到人群之中的杨过,招手道:

    “杨过,你过来!”

    杨过上前行礼:“弟子杨过,参见师叔祖!”

    郝大通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杨过的脑袋:“你别怕,今天师叔祖给你做主,事情到底如何,你照实说就行,你师父到底传没传你武功!”

    杨过低头道:“就是如鹿清笃师兄说的那般,师父只传了一些口诀让我背诵,至于其中含义并没有讲解,我还以为是考状元学的文章呢!”

    郝大通闻言转向赵志敬,脸上紫气升腾,后者连忙跪倒在地:“师叔,弟子是看杨过性子顽劣,所以想让他背诵心法磨练心性!”

    郝大通脸色稍缓,这么解释也不是说不过去,谁曾想到黄少宏在一旁补刀道:

    “那今日小较,你为何让杨过与我动手,还当着众人的面说要指点他的不足之处,你都没教怎么指点!”

    赵志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心说这徒弟是怕他不死啊!

    黄少宏不顾赵志敬杀人般的眼神,继续问道:

    “那你平时让我安排杨过师弟做重活又怎么说,还有师弟拜师那天,我亲眼看见你把他打的鼻青脸肿,几位师祖问起,师弟还说是自己摔的......哎......你别瞪我,谁叫我天生就是这么嫉恶如仇呢!”

    杨过在一旁补刀:“师叔祖,求求您千万不要惩罚我师父。”

    “哦,为什么?”郝大通认为杨过为赵志敬求情是心怀仁义,便温声问道。

    谁料到杨过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因为您要惩罚师父,师父他会打死我的!”

    黄少宏心中佩服,这杨过果然不一般,这小刀捅的,真特么给力。

    郝大通脸色本来就发紫,听了杨过的话有些紫中带黑了,怒道声:“赵志敬,有什么话说!”

    赵志敬也知道只要有鹿清笃这个搅屎棍在,事情就瞒不住了,当即跪倒在郝大通面前:“弟子知错了!”

    郝大通漠然道:“你是邱师兄弟子,该如何惩戒便等你师父回来再说,现在就罚你去祖师堂思过,在你师父回来之前,不得外出!”

    赵志敬知道自己完了,虽然不至于被师父打死,但有了这次的事情,掌教的位子就不用再惦记了,谁也不会服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做掌教的。

    他颓然然道:“弟子遵命!”说完起身打了个躬,便朝祖师堂而去,只是谁都能看得出他此刻步履竟然有些蹒跚。

    黄少宏笑呵呵赞道:“师叔祖英明!”

    郝大通瞥了这货一眼,虽然证明是赵志敬的错处,但徒弟出卖师父,也让他对面前的胖道士,充满反感,当即冷哼一声: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拉着杨过转身就走。

    “哎,师祖,我这可是伸张正义啊!”

    郝大通一走,其他道士纷纷散去,离开的时候看向黄少宏的眼神中,都充满了鄙夷。

    崔志方也不知道这位师侄是故意坑自己师父,还是真的嫉恶如仇,拍了拍黄少宏肩膀:“师侄好自为之吧!”

    崔志方走后,几个青年道士便迅速走过来把黄少宏围住。

    黄少宏眼皮一抬:“干什么?”

    为首那个青年道士冷笑道:“果然是白眼狼,不但坑了师父,现在连大师兄都不叫了!”

    听语气他却是赵志敬的大弟子,现在定是见师父被鹿清笃坑了,特意过来找麻烦的。

    “滚!”

    黄少宏瞟了一眼这几人,迈步就要出去转转这重阳宫。

    “你找死!”

    为首那大师兄被他一骂,便要动手,却被黄少宏用眼睛一瞪:

    “怎么,信不信我现在喊赵志敬指使徒弟杀人灭口啊!”

    “你......你等着!”

    这个大师兄也是真怕他再来两嗓子,郝大通可还没走远呢,心中琢磨换一种法子出这口恶气,今天晚上就叫这鹿清笃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