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历史小说 > 朕歪了 > 第151章 福兮祸之所伏
    “不好!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们看到三位殿下从马上跳了下来!”

    “到底谁能够赢的这场比赛呢?”

    “还要看皇上如何定夺!”

    监马官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进行解说,旁边的一名官员实在听不下去了。

    走上前一脚踹了过去,“解说你妹呀解说,没看见二殿下都摔下马了吗?”

    唐文远这边大惊失色,慌忙站了起来,“太医!快传太医!”

    苏清寒也顾不得那么多,急匆匆朝唐正奔了过去。

    不懂骑马的人,觉得只是从马上摔下来了,没什么大碍。

    可是懂得骑马的人,非常清楚,唐正这一摔,到底有多严重。

    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

    唐仁和唐义纷纷皱起眉头,连忙过去扶唐正。

    “老二,你没事吧?”唐仁抓着唐正的胳膊,想要把他扶起来。

    唐正倒吸一口凉气,“别动……大哥,疼,我好像摔到腰了……”

    苏清寒和秦有容几乎是同时赶到的。

    略懂医术的苏清寒知道唐正这个情况很有可能摔到脊椎骨,明白怎么处理。

    只见她让秦有容和自己一起,一个人抬着唐正的肩膀,一个人抬着唐正的腰跨部位,同时轻轻用力,将唐正翻过神来。

    而后从后面撩起唐正的衣服。

    苏清寒用手摸了摸唐正的脊椎骨,松了口气,还好,脊椎骨没有断。

    “夫君没事吧?”

    唐正趴在地上,微微点了点头,“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儿疼。”

    要知道,他可是前不久刚刚闪过一次腰。

    实际上,唐正的尾椎骨还是摔出了些问题的,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挺挺摔下,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没事。

    宣朝又没有X光那种先进医学仪器,只能通过手摸来判断有没有摔断。

    一旦摔个骨裂什么的,根本看不出来。

    何太医带着人手急匆匆赶过来,帮唐正查明了情况。

    用手轻轻摁了摁唐正的尾椎骨,“殿下,这里痛么?”

    疼的唐正吸溜了一下,“有点儿……”

    他哪里是有点儿疼,是特别疼好吗?只不过当着自己两位娘子的面,怎么着也得故作坚强一把。

    “二殿下这是摔到尾椎骨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先送回寝宫吧。我去为二殿下开一些外敷的药。”何太医说罢看了苏清寒一眼。

    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苏清寒也看了他一眼,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问好了。

    何慈珍也只是点点头。

    说起来,何慈珍毕竟是苏清寒的外祖父。

    可他这个外祖父不是亲的,苏清寒从小到大,何慈珍压根就没去看过多少次。

    两个人的关系几乎形同陌路。

    而苏清寒对于这个外祖父,远没有对自己太姥姥那般亲切。

    由于唐正发生了意外,皇子考核只能暂时停止。

    遣散了各位大臣,唐文远带着杨贵妃,亲自来永安殿看望唐正。

    赶至永安殿恰好碰见刚送完药准备离开的何太医。

    “微臣参见陛下,陛下……”

    还没来及的行礼,唐文远连忙摆手,“免礼了,何太医,正儿他怎么样了?”

    “无性命之忧,只是二殿下这次伤了尾椎,需要长时间休息了。”何太医回道。

    杨贵妃脸上尽是担忧之色,“那……正儿他不影响成婚吧?”

    其实她想问的是,影不影响圆房的事,只是当着外人,不太好意思问出口。

    何太医也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杨贵妃的意思,微微点头,“距二殿下大婚还有二十多日,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但休息几日便可正常行走,加上外敷药物,二十多日后,成婚自然不会影响。

    只是习武锻炼这些事,要等百日之后才可进行。”

    “那就好,多谢何太医了。”

    “娘娘言重了,微臣已经将治疗之法告诉清寒,相信二殿下能够很快痊愈的。”

    杨贵妃心里面其实挺无奈的,豆豆刚刚过来跟她说,后天苏清寒要和唐正圆房。

    她便想着安排好一切,最好能够让苏清寒怀孕,早日为唐正生个儿子出来。

    连偏方都准备好了,这下可好。

    人都不会动了,还怎么圆房?

    唐文远走入内寝,见唐正趴在床上,“能起来吗?”

    唐正听见是唐文远的声音,试着想要翻个身,稍微一动弹,尾椎的疼痛便席卷而来,疼的他咬牙切齿。

    “行了,好好休息吧。让你平时多习武,就是不听。你看看你大哥和三弟,不都是从马上跳下来了吗?这一段,你就别瞎折腾了,好好休息,准备成婚的事。”

    唐文远属于那种严父,即便是心疼唐正,他嘴上也不会说出来。

    对自己儿子,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那种。

    “知道了父皇。”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唐文远离开后,唐正深深叹了口气。

    “夫君又疼了吗?”苏清寒刚刚把外敷的药物涂在唐正的尾椎上,轻轻揉搓。

    唐正微微摇头,“没有,就是后天和娘子的约定,怕是实现不了了。”

    苏清寒的脸羞红下来,“夫君多多休息,早日痊愈才是要事,臣妾这边不要紧的。”

    秦有容似乎是知道了他们两个有什么约定,想了想,忽然开口,“要不,洞房花烛夜一起好了?”

    让她肯定是不会让的,本来说好的,苏清寒先圆房。

    然后她和唐正洞房花烛夜,一个要的是先入为主。

    一个要的是成婚的仪式感。

    可唐正这状态,貌似成婚前别想圆房了……那就只好她和苏清寒一起洞房花烛夜。

    这样才够公平。

    苏清寒微微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她也不想让,你说大家都是正妻,凭什么你要先洞房花烛夜,我得再往后排?

    这仪式感和先入为主都被你占了,那我占什么?

    不行不行,必须一块洞房花烛夜。

    唐正心中暗自窃喜,好啊好啊,我巴不得你们两个一块洞房花烛夜呢。

    这才是皇子该有的生活啊!

    古人诚不欺我啊,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

     SP:第一章,下一章十一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