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都市小说 > 其实我是一个魔王 > 第23章 我经常给别人打针
    小猴子擅长的领域可是在树上,赛跑根本就不是他的强项,才不过一两千米,眼看就要被十四给追上了。然而就在十四打算扑击过去的时候,小六却突然一个急刹车,十四冲过来,刹车不及,撞在了小六的身上,然后都摔了一个跟斗。

    “喵呜~”十四怒吼。

    “吱吱!”小六指了指前面。

    十四朝前看去,立即就看到前方一米远的一多野花上面,正停一只五彩斑斓的发福蝶,轻轻拍打着的翅膀,两根触须上面光芒流动,美丽异常的样子。

    她顿时眼睛一亮,这只发福蝶好好看。

    “喵呜~”

    十四猛扑过去,一口就咬住了这只发福蝶,大肆的咀嚼起来,那富含灵气的汁液美得它都闭上了眼睛:“野味,好吃好吃!”

    小六急眼了,冲上去就抱住姐姐的猫头,一只漆黑的小手在她嘴巴上来回抚摸,简直不敢置信:这明明是我看到的,你怎么能全部吃掉?一点都不给我留,我可是你亲弟弟啊,你欺负人。

    小六大叫,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两只小手在身前乱舞,吱吱的哭起来。

    十四吞下野味,睁开眼睛,看到这种情况,有些头痛:“哎呀,我再抓一只还给你就是了嘛,我看到前面的草丛里有好几只,你快不要哭了。”

    小六闻言,顿时就不哭了,一把抓住十四的尾巴,然后抹了一把眼泪。

    十四翻了个白眼,带着这个跟屁虫继续往前走。

    可是还没朝前走上两步,十四突然就炸毛了,她猛地都转过身来!

    只见它们来时的地方,无数五彩蝴蝶正在飞舞而起!

    “喵呜喵呜,我就知道有危险,快跑!”

    十四一口叼住小六的脖颈,身形突然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百米外的另一块草地之了。刚一落地,十四心中就是一沉,差点哭出来,刚才事发突然,它有点慌不择路,竟然是朝着沼泽内部闪现的。

    而且这一下过后,却仿佛将整片沼泽的五彩蝴蝶都给惊动了。

    只见天空之上一团团五彩蝴蝶组成的云朵,已经飞腾在空中,一眼望不到边际,也不知道有多少万只。其中一朵蝴蝶云中,十四还看到了一只比她还大上不少的巨型蝴蝶王!

    在察觉到十四和小六位置的同时,这些蝴蝶开始蜂拥而至。

    十四大惊失色,这些发福蝶一只体内的灵气强度,至多也就她五十分之一左右的样子,遇到一只,自然就是它的一口零食,然而同时面对这么庞大的群体,它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后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蝴蝶海洋所阻挡,根本就看不清来时的路,也就无法原路退回,而她的‘空间跳跃’最多也就只能进行一百多米而已。

    当下,十四带着小六在沼泽地中不断的闪现,企图向右边穿过沼泽去黑土地上,这样会比直接穿过整片沼泽要省力得多。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那蝴蝶王似乎看穿了十四的意图,不断的指挥着蝴蝶云,在十四必经的方向上围追堵截。

    在接连闪现了数十次之后,十四的身形再次从原地消失,而这一次,她却在七八米外就掉落了下来。

    十四喘息着,伸出一只爪子将小六挡在身后,哭道:

    “完了,没能量了,要死要死要死,我要把自己玩死啦!女王大人、陛下大人,你们在哪里呀?快来救救伦家,伦家再也不要跟你们分开,哇——”

    这时候,小六叹了口气,往前走了两步,张开双臂,反将姐姐挡到身后。

    随即,它眼中紫芒流转,对着那只蝴蝶王,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吼!!!!”

    那紫芒,蓦然射出!

    ……

    “小妹妹,好运气真好,这样都能活下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山脚下,陈元关切的问道,望着女学生,脸上笑如春风。

    女学生此刻刚被云九鼎扶起来,她身上有多处刀剑伤害,左臂、腰侧,小腹,以及大腿上都是鲜血淋漓,现在都还有鲜血汩汩而出。小小胖哥和一名龙神战士飞快的帮她包扎伤口。净空和尚则是坐在女生背后,右掌虚印在对方背上,往起体内注入一道道精纯的佛门法力。

    陈元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这女学生身上的伤势看似很重的样子,身上的气息也很微弱,灵气波动紊乱,可在陈元的天眼术之下,眼前这妹子的丹田处灵气流转,强度足有五级左右。

    女学生耷拉着眼帘,脸色惨白如纸,口中不时发出一些痛呼,在听到陈元的问话后,她脑袋似乎有些不太清醒,眼神迷茫的抬头望来,姣好的脸颊上露出凄惶之色,气若游丝,泪眼朦胧。

    “来自苏墨的负能量+1566,+1344……+1288……”

    陈元笑得愈发灿烂,是因为打扰她的好事了吗?

    他目光下移,落在女同学饱满的酥胸上,这妹子是一头奶牛啊,这贡献负能量的速度哗哗的,简直就是产能大户!

    这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里,陈元留意了一下,对方已经给他贡献了两万的负能量,这种负能量增长的效率,仅次于他在大场面装逼的时候。

    对方长得好看,胸又大,奶又多,加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虚弱模样,陈元发现自己都有点喜欢上这个妹子了。

    非常适合调教收养……若不是她有点古怪的话。

    这么多人都死了,他刚来到这里水神灵气漫过四周,也确实没有发现半个活人,然而当他提出要将这些尸体掩埋的时候,

    这位妹子立即“嘤咛”一声,

    悠悠醒来,

    活了。

    “她叫苏文静,是燕京水木大学修行三班的班长,我还认识她。”小小胖哥替女同学回答。说完,他看着女同学问道:“苏文静,你感觉怎么样?好吧,你留了很多血,我先给你打一针。”

    他飞快的从背包里取出一只针剂和一个玻璃瓶,然后汲取了玻璃瓶中透明液体,弹了弹,然后就要扎人。陈元眼疾手快,一把抢了过去。

    “你手重,让我来。”

    说完,陈元出手如电,“唰”的一下将针剂插进了女同学的脖子里。

    然后冲对方笑笑:“怎么样,不痛吧?我手艺那是没得说。不怕告诉你,我经常给别人打针,有这个爱好,经常练习。嗯,不过是屁股针。”

    “来自苏墨的负能量+1444,+1238,+1166……”

    这尼玛,

    我不会是遇到神经病了吧?

    (PS:吃了两天药,不见好,状态极差,也很愤怒。

    情况是这样的,我去医院。

    医生直接问我:你哪里不舒服?

    我说:怎么怎么怎么。

    他看我一眼,说:打点滴吧,好得快?

    我:“不用,我吃药就行。”

    他:“哦。”

    然后直接动笔,刷刷刷,画了一堆火星文。

    我问:你都不检查一下的吗?比如量体温,看舌头什么的。

    他说:你不都说了吗?

    老子当时鬼火冒,你MMP,老子来诊所看病,你特么让我自己说,还直接开药,你是医生还是我是?你是医生还是卖药的?日尼玛哟。

    换了一家诊所,一个老西医开的药,感觉老专业,然而几天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