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言情小说 > 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 > 第305章 病情加重


    第305章

    研究还在持续,银蔺在纪灼华的指挥下,越发的投入。

    很多他以前接都没接触过的东西,经过纪灼华一讲解,顿时茅塞顿开,一切都变得容易多了。

    夏叶秋第二天还在持续高烧,手上的点滴换了一瓶又一瓶。

    这里人手不够,译绵绵就穿上防化服,来实验室帮忙。

    南越和花颜就来帮忙打下手。

    这里没有绝佳的场所,也没有成群结队的医护人员。

    一个眼瞎的研究者和一个擅长外科的医生,一个病人和一个助理。

    就这样,研究持续到第五天晚上。

    夏叶秋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浑身都疼,持续高烧的头脑,译绵绵不断给她冷敷,物理降温。

    在这种不间断的研究中。

    纪灼华和银蔺自然是疲惫不堪。

    五天了。

    夏叶秋心里明白其实最担心的还是宋绍辉。

    这样算来他的病情已经有十一天了。

    而阎七夜和宋晨轩的病情大概有了七八天。

    再过四天,如果研究不出解药,宋绍辉可能就是最后末路。

    此刻实验室里。

    银蔺眼睛通红,纪灼华站在实验台子前,胡子都长出了青茬。

    因为几天没睡觉,人看去来气色特别差。

    夏叶秋脑袋昏沉沉的,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不远处还在做研究的银蔺和纪灼华道:“你们去休息一下,这件事急不来。”

    纪灼华觉得夏叶秋的体质本就不是很好,如今病了,整个人大部分时间都昏昏欲睡。

    她直接将生命交付到他手中,他怎么能去休息。

    早一刻研究出药,她就能少受点儿苦。

    “叶秋,你要喝水吗?”译绵绵走到她的床前担心地问道。

    夏叶秋摇了摇头,苍白的唇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

    那双黝黑的大眼眶似乎突然间就下陷了很多,她真的病的不轻。

    这时候,她才真正地知道,这次病毒究竟有多恐怖。

    夏叶秋说了几句话,感觉累了,之后又睡了过去。

    好像脑子里装着一团浆糊,她想努力清醒,时间却只有那么几分钟。

    夏叶秋再次沉沉睡去。

    纪灼华看向译绵绵,眉头紧锁,“叶秋现在怎样了?她的面色状况,以及血样的检验结果?”

    译绵绵担心道:“面色苍白,高烧不退,照这样下去,就怕烧坏脑子。纪灼华,你赶快想想办法。叶秋这次真是太冒险了。如果研究不出解药该怎办?”

    纪灼华悄然握紧拳头,他走上前站在夏叶秋的床前,摸索到她滚烫的手腕,握在手中。

    他一颗心好像是被滚烫的烙铁烫了一般疼。

    银蔺这时候将夏叶秋的血样检验报告读给纪灼华听。

    “病菌感染持续增高,速度比想象中快。纵然我们一直给她输液,与病菌抗争,都无济于事。照这样下去,她估计坚持不了三天。”银蔺面色铁青。

    纵然是五天不睡觉,他也一点儿瞌睡都没有。

    夏叶秋如今这个样子,他是真正的有些怕了。

    而她,整天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要这么冒险。

    纪灼华站在夏叶秋的床前良久,心口一阵窒息般的难受。

    他的眼睛为什么看不到,如果可以看到,他就可以更加准确地研究出药物。

    他咬着牙,感觉脊背僵硬,浑身都跟着撕裂了。

    不管怎样,他绝对不会让夏叶秋有事。

    虽然,这辈子他娶不到她了。

    可是,她救过他两次,是他生命里的英雄。

    如果没有她,也就没有纪灼华。

    他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让她看得起他。

    就算是娶不了她,也要在她身边,做一个有用的人。

    如今她这样冒险,只是太过信任他了。

    纪灼华放下夏叶秋,对译绵绵道:“继续按照我说的方法物理降温,给她输氧,并且换药。”

    “嗯!怎么做,我都听你的。”译绵绵这些天不仅学会了如何打针,还学会了很多药理。

    *

    又过去了两天。

    夏叶秋所在的实验室里传出一声剧烈的响声。

    银蔺将一个试管掉在地上打碎了。

    纪灼华在一边,显得也暴躁无比。

    因为病床上的女孩已经彻底陷入昏睡,就连呼吸都变得及其浅淡,好像下一秒都有可能随时断气。

    而他们的研究竟然没有丝毫头绪。

    纪灼华握紧拳头,因为长时间没休息,他看上去也疲惫不堪。

    银蔺不用说,一双眼睛变得通红。

    译绵绵也没睡好,人也越来越瘦。

    那天晚上,一条惊爆全国的新闻出来了。

    宋绍辉逝世,享年61岁。

    他最终还是没能挺过来,病毒将他带走了。

    在全国默哀的同时,病疫已经涌入其它城市,并且扩散的速度比之前更快。

    一时间,整个C国人心惶惶,大家都闭门不敢出门。

    上班的路上都戴着口罩,人与人之间不敢交流。

    研究院。

    银离所在的研究所,来来回回的老教授,各个都心思疲惫,彻夜不眠。

    可是,结果一样不乐观。

    不仅没有研究到解药,连缓解压制的药物都没能研究出来。

    银离终于坚持不住,趴在手术台上睡着了。

    这是他第七天没有休息,再不休息,他的眼睛可能承受不了负荷,会出大问题。

    纪灼华也没叫醒他,而是让译绵绵拿个毯子给他盖上。

    他摸索着走到夏叶秋的病床前,握住她的手。

    好像从两天前,她再也没睁开眼睛。

    他不要她死!

    可是,老天为什么要如此造化弄人。

    以前,他以为她死了,不惜得罪全世界也要守住秘密,给她报仇。

    如今他终于找到了她,难道要让他再一次失去她吗?

    “夏夏,对不起,是我不好,辜负了你的期望。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一定会救你,但是请你坚持住好吗?”纪灼华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眸子,突然一股热泪从眼里涌出。

    滚烫的泪水划过他的眼角,从白皙的面颊上滚落在她的小手上。

    夏叶秋感觉有人在跟她说话,有人在身边。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她很累。

    怎么努力都使不上劲,感觉浑身好像被一座大山压着,她怎么用力也动不了。

    这种感觉好像是梦魇,却又比梦魇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