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其他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164章 魔术杀人
    晚会时间,阴沉沉的须镰帮忙准备点心,荒义则也从酒窖拿来红酒。

    高成离开柯南房间后走下楼梯,正好看到众人围在餐桌边:“毛利大叔呢?”

    “爸爸他回车上去拿烟了。”

    “那个老烟枪……”

    “好了,”黑田直子笑道,“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城户君,先找张椅子坐下吧。”

    “剩下的两个人还没来啊……”

    “他们不会来了,”毛利大叔穿着大衣,脸色沉重地打开玄关门走进客厅,“我刚才到悬崖那边去,吊桥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人给烧掉了!”

    “啊?怎么会这样?”

    客厅众人惊声道:“下山的路可是只有那一条啊!”

    “恶作剧也要有个限度……”

    “这不是恶作剧,”毛利大叔神色严肃,“如果我猜得没错,恐怕是有人想把大家困在这里。”

    “可是谁会做这种事呢?”

    “这个嘛……”

    面对众人的迷惑,毛利大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是你们做的吗?”

    “拜托,我们干嘛要把自己困在这种地方?”

    黑田直子面带忧色道:“电话一直打不通,该不会是哪里的电话线被切断了吧?”

    高成在听到吊桥被烧毁的时候脸就变了,如果说其他还有可能是巧合,吊桥也被烧掉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这次搞不好真的会发生什么……

    “滨野先生呢?”高成扫视一眼众人问道。

    “他应该还在房里想余兴节目吧。”园子回应道。

    “还在房里?”

    高成眉头跳了跳,顾不上解释便一头冲上楼:“荒先生,滨野先生住哪间房?”

    “302号房……怎么了吗?”

    荒义则还有园子等人疑惑地跟在高成后面上楼。

    “滨野先生!滨野先生?”高成找到302室,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后又扭了扭门把,发现房门没有上锁。

    推开门,里面没有半个人影,只有敞开的阳台窗户吹进一阵阵冷风,窗帘随风飘舞。

    “奇怪,滨野先生不在吗?”荒义则几人跟着走进房间,诧异看到高成沉默站在外面阳台边。

    “还是晚了……”

    高成紧紧看向后院宽阔的雪地中心,夜色下滨野利也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里,周围连个脚印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呢?到底怎么过去的……”

    “滨野先生!”

    毛利大叔匆匆跑下楼,在众人前面赶到滨野利也身边,查看过滨野情况后脸色一变,急忙喊道:“都别过来!他已经死了!”

    “什么?”

    “怎么会?”

    荒义则等人惊恐地停下脚步:“毛利先生,这……”

    大叔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不准随便行动,更加不能破坏现场!”

    “现场?”

    “你们没看到吗?尸体距离别墅超过10米,可是周围却只有我刚才过来留下的脚印,也就是说这是一起不可能犯罪事件!”

    毛利大叔重新放下滨野尸体,严肃站起身看向众人。

    “还没有介绍,我其实是个侦探……”

    “啊!”黑田直子反应过来,“难道毛利先生就是那个有名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

    “不会吧?”

    荒义则诧异看着毛利大叔:“我还以为只是巧合……”

    “咳,”毛利大叔清了清嗓子,“在下的确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接下来可以请大家到客厅集合吗?杀害滨野先生的很可能就是这里的某个人……”

    “诶?你是说我们当中有人是凶手?!”

    “呃,我可没这么说,也有可能是躲在附近的什么人,当然,凶手在你们这些人里面的可能性也很大。”

    毛利大叔带着众人回到别墅客厅。

    “现在唯一知道是,有人用一条细绳之类的东西勒住滨野先生脖子,杀了他之后又用某种方法把他运到了后院,犯案时间就在滨野先生独自一个人回房间之后。”

    毛利大叔盘问道:“可以告诉我那个时候你们都在做什么吗?”

    “我当时跟黑田小姐在准备餐具,”土井塔率先回答道,“对吧,黑田小姐?”

    “嗯,”黑田点点头,“不过弄好后,我又到厨房去帮须镰先生了。”

    “帮忙?”

    “荒先生让我准备下酒菜。”沉闷的须镰指了指餐桌。

    “唔,那个时候我正好去吊桥那边,”毛利大叔沉吟着摸起下巴,继续朝土井塔克树问道,“这么说你后来一个人喽?”

    土井塔急忙解释道:“啊,我去房间拿聚餐时要吃的饼干了。”

    “哦?拿饼干?”大叔盯着土井塔,相当怀疑。

    “我去房间看柯南,”园子接着道,“然后就一直和小兰在一起。”

    小兰用力点点头:“我刚好也看到了城户学长。”

    田中贵久惠解释道:“至于我,负责烧洗澡水,一直在柴房那边。”

    “荒先生呢?”

    “哦,我去酒窖拿酒了。”

    “拿酒花不了多少时间吧?”毛利大叔狐疑道。

    “因为我忘记酒窖换过新锁,所以又回了一趟别墅拿钥匙。”荒义则焦急道。

    “一共花了多长时间?”

    “这个……”

    “大约八分钟,”须镰帮忙说明道,“田中小姐离开客厅去烧水,到荒先生从酒窖回来差不多有八分钟,因为我正好在用烤箱。”

    大叔闻言皱起眉头:“这样的话,的确没有时间做其他事啊。”

    “那个,”田中贵久惠打了个寒颤,“好冷啊,我可以去房里拿件衣服来穿吗?”

    毛利大叔热切道:“当然可以,田中小姐,为了安全起见,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旁边小兰眼角一抽,同样起身道:“那我也去,我去看看柯南。”

    “大家一起吧。”

    田中贵久惠还有毛利大叔几个警惕地上了楼,留在客厅里的众人顿时陷入沉默之中。

    凶手既然将吊桥烧毁,很有可能还会杀人,所有人都相当担心,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

    “好好的聚会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黑田直子不好受道,“凶手难道想把我们都杀了吗?”

    荒义则安慰道:“大家呆在一起应该就没事了,明天再看能不能联络上外面。”

    “都是我的错,”园子一个人坐在边上,紧紧拽着手指,“是我害死了滨野先生,因为我选了他表演余兴节目,他才……”

    “说什么傻话?”高成看着掉起眼泪的园子,没好气道,“根本就和你无关,那只是个魔术而已……你只是正好被滨野先生用来表演魔术了。”

    “诶?”

    “真正令我在意的……”

    高成起身拿起电话旁边的便条纸:“滨野先生对于自己被选中似乎很意外,看起来原本负责余兴节目的应该是土井塔才对……为什么魔术会失败呢?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这个魔术的手法……”

    高成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土井塔是基德,想要在滨野面前动手脚不是不可能,可是基德不可能会杀人啊……那家伙虽然很讨人厌,但绝对不会乱来才对……

    “如果有第二个人,魔术就很简单了。”灰原的声音忽然在高成耳旁响起。

    “小哀?”高成些微尴尬,“你不是在睡觉吗?”

    “你们这么吵,而且又有人被杀了,我怎么还睡得着?”灰原瞥了眼高成,继续幽幽道,“那个魔术,如果说一开始就是滨野先生和田中小姐在配合,事情不就很清楚了吗?”

    “你是说田中小姐是托?”高成面色一惊,想到什么,重新观察手上的便条纸,发现有几张反面空白有很不明显的笔痕。

    “难道那个时候是写不出来的笔?”

    高成回想之前的情形,那个时候滨野特意蒙上园子眼睛,有让园子靠边避开众人。

    他当时的注意力都在滨野身上,可是真正动手脚的根本就是田中贵久惠,肯定是中途把笔给掉包了。

    没错的话,交给园子的便条纸反面恐怕事先就已经做好了记号……

    也就是说,魔术“失败”很有可能是田中贵久惠造成的。

    那个大美女是凶手吗?

    高成纠结地抓了抓头发。

    “怎么了吗?”园子奇怪问道。

    “啊,没什么,”高成回过神,连忙道,“我有点不放心小兰他们,还是上去看看……”

    “咵啦!”猛然一阵玻璃破裂声炸响,吓了高成一跳。

    “怎么回事?”

    “好像是哪里的玻璃打破了!”

    别墅浴室,烧好的热水还在冒热气,地上满是玻璃渣,向外的窗户被打破,正对面裂开的一面镜子上还插着一根弩箭。

    高成看了看弩箭,视线落在打破的玻璃窗上。

    所有人都在别墅里,也就是说射箭的是外面的人,可是怎么会莫名其妙朝没人的浴室射箭呢?吓唬人吗?

    “怎么了?”毛利大叔等人匆匆从楼上跑下来,看到浴室的情况后脸色变了又变。

    “混蛋,那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不但袭击田中小姐,还往浴室这边射箭!”

    “袭击田中小姐?”高成疑惑看向大叔。

    “对,”小兰心有余悸道,“刚才我们陪田中小姐回房间的时候,有根箭从窗户外面射进来,差点就射到田中小姐了。”

    “是吗?”

    高成转向随后赶来的田中贵久惠,迷糊道:“也就是说凶手先朝楼上田中小姐房间射了一箭,又朝浴室射了一箭?这样会不会太奇怪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毛利大叔哼声道,“我看肯定是那家伙手一滑射错了!”

    “呵呵。”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真的惹火我了!”田中贵久惠看过浴室后,突然生气地跑了出去。

    “等等,田中小姐!”

    “外面太危险了!”

    别墅后院,田中贵久惠跑出后门,直接便奔向旁边浴室对面的树林,毛利大叔一行人急忙跟了上去。

    “田中小姐!”

    “给我出来!”田中跑到树林边上大喊道,“畏首畏脑地躲着算什么,有种给我滚出来!”

    高成最后才走出别墅,默默看着喊叫的田中贵久惠。

    “怎么了,大侦探?”灰原跟在一边,轻轻笑道,“因为是大美女就心软了吗?”

    “怎么可能?再毒舌小心我扣你工资啊!”

    “哼哼。”

    灰原看着高成笑了笑,背着小手当先走向树林边的众人。

    树林里光线并不是太好,不过还是可以看到雪地上到处都是的凌乱脚印,柯南还有其他人的注意力完全被脚印所吸引。

    “果然还有其他人躲在这里吗?”

    小兰赶上前扶住不小心摔倒的田中贵久惠:“田中小姐,你还好吧?”

    “为什么?”田中贵久惠痛苦道,“为什么我们会碰到这种倒霉事?为什么?”

    “田中小姐……”

    高成视线一直没离开过田中贵久惠,虽然这个女人动作很隐秘,但他还是亲眼看到对方将一把袖珍十字弓扔到了雪地另一边,似乎还从一颗树干上拔下了什么。

    “这是?”

    站在一棵有积雪掉落的树下,树干上一个小孔洞出现在高成视线中。

    “喂,你们快来看看!”毛利大叔找到了十字弓,连忙喊话道,“看来可以确定凶手是别墅外的人了!”

    “这不是十字弓吗?”

    “这边还有好多箭哦!”

    高成蹲在树边看了一会,站起身朝毛利大叔道:“现在还不好说凶手就是外面的人。”

    “什么?”毛利大叔脸一沉,不高兴道,“这还不明显吗?凶手射箭的时候大家都在别墅里面,现在凶器也在这边发现了,你倒是说说看,凶手除了是外面的人还有什么可能?!”

    “如果说这只是某人故意使用障眼法呢?”高成反问道。

    “啊?”

    “总之现在一切都还说不准,凶手是谁还要经过进一步调查。”

    “可是不管是滨野先生被杀的时候还是刚才,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啊,”荒义则奇怪道,“如果凶手在我们之中,到底又是怎么做到的。”

    高成沉吟道:“大概是魔术吧,凶手在我们面前表演了一场不可能犯罪的魔术。”

    “魔术?”

    毛利大叔额头冒烟:“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哼,我看你只是单纯想和我对着来。”

    高成苦笑了下:“我看我们最好还是再确认下大家的不在场证明,在抓到凶手前十字弓就交给大叔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