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修真小说 > 魔鬼进化系统 > 第三百三十章 天庭大军
    “罗刹令!”

    阴罗刹美丽的容颜顿时阴暗下来,双手袍袖向前交叉挥出,一个十字形气旋挡在头顶并拦住罗刹令下沉,这才沉声说道:“圣器果然到了你手里。”

    炎罗刹冷笑:“你想不到吧,罗刹令会有一天专门用来对付你。”

    阴罗刹如刀子般的眼神在炎罗刹身上停顿半天,然后又朝玉姹看去,最后才在方雷脸上一扫而过,忽然仰天哈哈大笑。

    “师姐,你太小看师妹我了。你以为这些年我心甘情愿饱受阴毒蚀体之苦真是为了赎还从前犯下的罪恶吗?”

    “哦,难道还有其他目的?”

    炎罗刹露出好奇。

    “当然,师妹能有今日成就,全拜阴泉磨砺而来。师姐,冒昧的问一句,你中的古天魔滋味如何?”

    “啊,是你?”

    炎罗刹吃了一惊,定着罗刹令的右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她是做梦也没想到,古天魔变身竟然是她的师妹给她种下的,亏她以前还对她如亲姐妹一般。

    阴罗刹嘿嘿一阵阴笑,道:“没错,正是我。不止是你,教中只要是真仙以上长老都已经被我种上了古天魔。你如果杀了我,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身受噬魂之苦吗?师姐,还是归顺师妹我吧,这五姹教依然是我们姐妹说了算的。”

    这席话把五女山上的众人说的心惊肉跳,一个个如避蛇蝎远离阴罗刹。

    而一众真仙级强者则在心里打起了鼓,纷纷转动真元查看自己的身体。

    可是古天魔变身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发现的,一个接一个的失手,神色难看到极点。

    阴罗刹见状大笑,道:“现在才想起来查,已经晚了。”

    那些后退不及的五姹教弟子终于又站下了。

    身为五姹教门人,又被老祖种下暗手,他们又能怎么样?

    有人甚至开始盘算:“阴罗刹老祖就算再狠也终归要留下一些人为她所用。既然哪样那为什么要跑,归顺也是一条出路啊?”

    扑通一声,第一个五姹教弟子跪倒在山上,大声叫道:“弟子落桑,愿意跟随在老祖过身边,鞍前马后,忠心不二,还请老祖宗收录……”

    这种厚颜无耻的话从这个名叫落桑的人嘴里说出来,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五女山上一阵嘀咕。

    “你,天人境的小辈,没的污了我的名声。走开了!”

    说道一挥袍袖把落桑打落山下,骨碌骨碌从台阶滚了下去。

    “轮回境之上归顺我,本祖保证你们不会受古天魔噬魂之苦。”

    炎罗刹忽然右手一压,罗刹令顿时变大了十几倍,如同一口从天而降的铡刀,突破阴罗刹结出的防护斩落下去。

    阴罗刹双手抬起,依然还是交叉状向上,十字形气盾重新在头顶凝结,速度极快,转眼间撞上罗刹令。

    一声巨响过去,阴罗刹后退十几步,炎罗刹的罗刹令却被弹了上去,在天上一个翻滚重新又压了下来。

    阴罗刹双手结印,轰一声拍出一掌,强大的飓风撞上罗刹令依然只是挡了一挡,并没有实际的效果。

    炎罗刹冷笑,右手再指,罗刹令忽然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一直分成六十四把令牌占据半天,令牌朝下狠狠朝炎罗刹射去。

    一起处于劣势的阴罗刹忽然疾步上前,眨眼来到令牌中央,然后从袍袖中挥出两样东西。

    是两个高速旋转的圈子,滴溜溜在虚空上一碰,顿时放射出炫目的彩光,一下子把罗刹令湮没在里面。

    “不好,罗刹令怕是要易手了。”

    方雷一直默默观望,此时终于发出一句评语。

    果不其然,彩光里面传出清脆的撞击声,然后归于平静。

    等到阴罗刹伸手接回圈子,里面套着一块令牌,正是罗刹令。

    炎罗刹神色有些不自然了。

    这块令牌可是五姹教的圣器,竟然一个回合就被收走,而对方用的什么法宝她竟然没有认出来。

    阴罗刹扬了扬手里的令牌,双手一抹,去掉炎罗刹附在上面的印记收进储物袋里。

    炎罗刹反手掣出一把长剑,身形闪动中已然到了阴罗刹面前,抖手就是一剑。

    阴罗刹双手握圈还击,两人顿时激战在一起。

    “师姐,我真是很好奇,你的修为恢复的很快啊,是用什么药物解除了古天魔的侵蚀的?”

    阴罗刹一边打一边问,言语之间确实很在意。

    炎罗刹冷笑:“不要以为你掌握了古天魔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五姹教你拿不走的。”

    随即一声大喝:“五姹教弟子听令,任何人不得干预本祖与阴祖的纷争。若是有人中了天魔之毒,稍后我自会想办法帮你们解除。若是有人胆敢不听,定斩不饶。”

    五姹教的长老们可头大了,夹在两位老祖中间难做人啊,最后齐刷刷朝玉姹望了过去。

    “代教主,你得拿个主意啊?”

    有位长老问道,前不久打伤玉姹的人中还有他在内,现在也只能厚着脸求她了。

    玉姹寒着脸没有说话,但是却向人群中一人叫道:“木姹师姐,你是怎么打算的?”

    一个相貌端庄,但是极为沉稳干练的女人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那么海姹师姐,你呢?还有炎姹师姐?哦,金姹师姐去哪儿了,怎么不见她的人呢?”

    加上玉姹,金木水火土五姹,就是如今的五姹教这一代人中的翘楚,是顶梁柱。

    只要他们几人一致点头,基本可以决定五姹教下一步的方向。

    战场中,阴罗刹忽然传出冷笑声:“玉丫头,你还不想放弃教主之位吗?”

    玉姹道:“师傅,请恕弟子不孝,不能让五姹教毁在你老人家的手里。”

    “哼,五姹教交给你,才真正要毁了。我问你,你身边那人是谁,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不是本教中人吧?”

    阴罗刹虽然在激战中,但是神觉神识不减,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依旧看得清清楚楚,尤其对方雷,竟然特别加了小心。

    她这一说,五姹教的弟子才纷纷向方雷望去。

    因为方雷依然变身女人,而五姹教因为女子众多,门人弟子又都清一色如花似玉,除了统一的教服之外,其他的头饰打扮别具一格,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方雷并非五姹教中人。

    方雷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忍不住干笑了两声,模拟女声道:“在下确实不是五姹中人,但也不太远了,又与玉姹教主相识,所以赶过来看看热闹。老人家,你操心过头了。”

    “什么,你竟敢叫我老人家,想死是不是?”

    阴罗刹竟然破口大骂,战斗中的气息也因之发生了些微的变化,引得炎罗刹乘机紧攻。

    阴罗刹连退十几步,好不容易扳回劣势,再也不敢分心了。

    两位小仙王越打越急,渐渐飞离山上,来到半空中。

    天上的云彩被劲风肆虐,一朵接一朵破碎,最后又被卷成龙卷,被两个人分别持了一条,站在两方向对方猛抽,当成了鞭子。

    方雷看得兴起,索性扬起脑袋观摩起来。

    可是这种观摩没过多久,就被来自神觉的感应打断了,不由惊讶的朝战场另一方向望去。

    那里,天穹之上有流光跳跃。

    流光极其轻微,猛一看如同萤火虫飞过,一闪即逝。

    就算有人发现,也会当成战场余力波及出来的异象,不会往深处去想。

    可是方雷却感觉到一些不同。

    因为那里面分明有魔气泄露出来,被通天诀敏锐的捕捉到了。

    “有强敌来了!”

    方雷低声提醒道。

    玉姹一惊,忙道:“是什么人?”

    “还不太清楚。对方可能在等待什么,始终隐藏着行踪不露面。”

    “那怎么办,要不要叫停他们?”

    方雷摇头,道:“也说不定来人就跟阴罗刹有关呢,那不是打草惊蛇了吗?贵教可有护山大阵什么的,先行开启一下吧,以防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也好。”

    玉姹答应一声,从袖筒里面取出一块巴掌大罗盘,右手向上一点儿,罗盘变为红色,一团红光刷一声钻进土里。

    玉姹继续施为,红光之后是蓝光,然后是绿光、白光、黑光,相继钻进土里,分朝五个方向而去。

    方雷就在她操动罗盘的时候发觉,地下深处隐隐有波动传来,好像有什么大家伙从沉睡中醒来,正要伺机从地下爬出来一样。

    不光是他,五姹教真仙以上弟子都有所感应,惊讶之余望向玉姹。

    因为这是五姹教护山大阵,只有教主或者五位长老中的一位才拥有操控罗盘。

    但是代教主这个时候启动大阵是什么意思,是为了围困五姹教呢,还是为了逼迫阴罗刹老祖就范。

    木姹忽然从人群中走出,径自来到玉姹身边问:“出什么事情了?”

    接着,海姹、炎姹也一起过来了,就差金姹不在了。

    玉姹把方雷的预警悄悄说与三人听。

    三姹毕竟是五姹教的骨干,对于牵涉教门存亡的大事也是不含糊的,简单议论之后三姹转身离去,直奔护山大阵的阵眼。

    护山大阵启动,阵眼就需要有人把守。

    虽然不把守也一样发挥威力,但显然不如加以控制威力更大,在此关头几个女人就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偏见,先行考虑五姹教的安危。

    “玉丫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自启动护山大阵,安的什么心?”

    阴罗刹忽然从天上大叫起来,并且作势就要转身向下扑来。

    但是炎罗刹却把她缠住了,一剑接一剑的剑气飘舞,硬生生挡住她的退路。

    “师姐,咱们之间的事情回头再算如何,我不能让玉丫头开启护山大阵,这会让我教生灵涂炭的。”

    阴罗刹连闯了两次没有过去,忍不住大叫起来。

    炎罗刹皱眉道:“你这番言论实在有些耸人听闻。玉儿身为代教主,又怎么会做这种伤害本教的事情呢?倒是你,安的什么心,远处那是什么人,是不是在等待你的召唤?”

    别看两个人激战,其实谁也没有放松警惕,周围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那么方雷看到的异常,两个人自然也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炎罗刹是有些意外,方雷竟然在她之前发现,并且指示给玉姹做了准备。

    所以一见阴罗刹急了,更是加紧进攻,说什么也不让她脱身。

    “师姐,难道你也想让五姹今天被除名吗?”

    阴罗刹叫道。

    炎罗刹怒道:“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赶快说清楚,否则我就以妖言惑众的罪名清理门户。”

    阴罗刹无奈,只好传音说道:“那是天魔天庭的大军,怕是马上就要到了。如果玉丫头开启护山大阵阻挠,怕是要遭受他们的报复,到时我教弟子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天庭大军?他们来做什么?”

    阴罗刹气急败坏叫道:“我长话短说,是来抓人的。”

    “抓谁?”

    “玉丫头算是一个,她身边的女子恐怕也要算一个。如果师姐冥顽不灵,恐怕也要算一个人了。”

    炎罗刹喝道:“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弟子,得罪了天庭,放跑了逃犯,自然就找到我们五姹教来了。”

    “你说的逃犯就是那女子吗?”

    “我还不能确定,但有可能就是她。只是奇怪的是,她应该是个男子才对,怎么成了女人了?”

    炎罗刹忽然身形一晃跳出战圈,叫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句句是真。”

    “那这么说,你已经跟天魔天庭合作了。”

    炎罗刹声音忽转严厉,寒声道。

    “师姐,师妹是为了保存五姹教的传承,以免被天庭就此除名。”

    “可是你忘了我历代师祖的遗训了,我五姹教终其一生不受天魔天庭制约,你这样做等于就是出卖了五姹教。”

    “师姐,圣祖当年制定的规矩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怎么能墨守成规了?再说,天魔天庭怎么了,他们能够帮助我们……”

    “住口!”

    炎罗刹忽然一声大喝,手中长剑又挑了起来,喝道:“你不是阴罗刹师妹。说,你到底是谁?”

    阴罗刹愣了一愣,望着炎罗刹一动不动,然后哈哈大笑:“没错,你说的很对,我早就不是阴罗刹了。你忘了中的古天魔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