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梦幻天朝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厮杀
    落入混战的局面之中,李珏迅速的展开身法,他宛如一条游鱼一般在军阵之中游弋,手中鱼肠剑灵动的挥洒,在带起一道道银色虹光的同时,也勾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凄厉惨嚎声从这些士兵的口中发出,不过短短的几个呼吸,李珏便收割了十几名敌兵的性命。

    十几条人命和整个战场的大场面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可就是这样的不值一提的伤亡却带动了整个战局的变化。

    李珏身边的士兵看着李珏大展神威不由得兴奋起来:原来自己的将军是如此的勇猛,原来他和自己战斗在一起。

    一名猛将带来的感动,是无法估量的,在李珏出手的数息之后,将军和我们一起战斗的消息传遍了守军的耳中。李珏军的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起来,面对被赏格刺激的有些癫狂的敌人,他们也愈发不管不顾起来。

    “将军都不惜此身了,何况我们。”他们传说着,却也是有些不要命了。

    冲杀在继续。

    感受着自己身边士兵们士气的提升李珏心中对于猛将的力量有了一些理解。

    在自己的带领下,士兵们的战斗力提升似乎是看得见的。自己这边如此,那敌人那边也是一样。

    庸碌无为的人到底是大多数,这么说来自己只要干掉对面的几个厉害的家伙,那这边的战局便可以……

    李珏想道这里,接着一个旋身起跃,将战场的全局收入眼中。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李珏便意识到自己要对付的人究竟是哪几个了。

    “首先就是你了!”落下来的时候李珏看到了离自己最近的牵耘——在所有人中牵耘的功夫似乎是最好的,所以他杀的是最为深入。

    李珏眼下要拿人开刀自然是朝最厉害的那一个动手了。

    “给我死来!”他怒吼一声,整个人跳跃起身,瞬息之间从几名士兵的头顶过去,迅速的临近了对面的家伙。

    手中的鱼肠剑刺出,银色的剑光瞬息化作千万道流星,朝牵耘的要害直刺而去。

    “什么!”牵耘刹那间亡魂大冒,他感受到了来者的强大,和他对自己那毫无掩饰的杀意。

    “可恶!”死亡的预感涌上心头,但牵耘却没有半点就此死去的想法,他怒喝一声强制定下自己的心神,旋即展开自己家传的四十八式沉沙刀法。

    这是传承至三国时期黄忠的绝学。黄忠赖以此成就五虎大将的威名,就刀法本身而言,沉沙刀法乃旁观大江沉浮之变化而来,乃是一门能够和关羽的春秋刀法相提并论的强大武艺。

    牵耘年纪还轻,并没有将这门刀法练到最高境界,但是刀法的精髓,他已是全然掌握了。

    在如今生死之间大恐怖下,他精气神于瞬间凝合成一体,却是劈出了他有史以来最为凌厉的一刀。

    刀在空中划过,刀芒亮起淡淡的青色,刀锋划破虚无,连空气都荡起一丝丝涟漪,瞬息之间似有无数细碎的气泡在空中崩溃开来,让人看得玄奇而诡异。

    “有点门道啊!”李珏轻念一声,手中鱼肠剑轻轻一荡,却是中途变招,将对方进击的线路全数恨死。

    以他眼下的阳光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对方这一招的厉害。如此凌厉的刀势,李珏自然也不敢大意,他挥剑格挡,将对方那宛如长江大河一般的连绵刀招给拦截了下来。

    叮,金铁交鸣之声陡然响起,一抹银色的寒光与青色的刀芒在虚空之中不断交错。

    锵锵锵!

    剑刃刀锋碰撞之际,星星点点的火光四下泼洒,看似赏心悦目,实则危险暗藏。

    不过丈许的方圆之间,李珏与牵耘纠缠在一起,数个呼吸彼此就交手了不知道多少回。

    也就是李珏本领高强才能架得住牵耘的攻势,并加以反攻。而这时李珏也看出来了,牵耘的水平究竟是如何——“他大约和自己出于同样的境界,只是真力较自己落上一些。没想到在这样的乱局之中竟然还会遇上这样强大的对手。”

    对于牵耘的强,李珏也很有些意外。

    他看牵耘身上残存的衣甲自然明白牵耘只是一个区区的百人将。

    如此厉害的任务,竟然只有这样的官职,这让李珏意识到牵耘此人的非同寻常。

    “他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李珏如是想道。

    只是牵耘究竟有什么故事,现在的李珏还不清楚。

    当然,他现在也没有必要弄清楚这件事。

    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彻底的击败牵耘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心思一凝,李珏神而明之,手中鱼肠剑于虚空之中纵横交错。刹那之间剑锋掠空,激烈的和牵耘的刀碰撞在了一起。

    剑刃刀锋之间说蕴含的精纯强横的先天真力在虚无中交锋。

    这一轮双方交手,快捷如电,尽管是明明白白的光天化日之下,可一青一白的两道身影纵横交错,带起道道残影,叫外人看来着实有些如梦似幻。

    在这样的幻梦之中,剑势越发的凌厉起来,而刀网在在激烈的碰撞中逐渐后退。

    牵耘心中暗道不妙,可他本身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勉力而守。依靠沉沙刀法的棉柔细腻来抵御李珏那无孔不入的侵袭。

    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这二人就不知交手了多少次,牵耘额头上的冷汗淋漓的留下,李珏给予的压力让他直有些透不过气来。

    最终他无可奈何的大吼一声,一边奋力劈出一刀,迫开李珏,一边则迅速后退,拉开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终究,他还是有些本事的,所以那一刀之下,李珏也不敢直缨其锋,只能稍稍偏过身子避让过去,然后凝剑而立,紧紧盯着对方。

    他的气机已然若有若无的将牵耘封锁在当场。之所以没有紧随而上继续发动攻击,乃是因为他观察到整个战局的发展。

    这一刻,牵耘苦笑,他手中的长刀刀锋已然存了不知道多少细碎的口子。

    这一刻,李珏的眼睛微微眯起,对于牵耘的强他已然再次拔高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