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玄幻小说 > 逆世魔尊 > 第二百零一章、吾名雨幽
    夜深露重,阿道夫放心不下黄金铁匠铺子的矮人铁匠们,便再度启用破禁神石,改头换面之后来到集市。
    此时的黄金铁匠铺子大门紧闭,里头没有一丝声响,只有屋檐下昏暗的术法灯在风中摇曳。
    阿道夫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强忍着心里的不安,装成普通客人一般敲着黄金铁匠铺子的大门,叫道:“有人吗?老子要买兵器。”
    大门没有关拢,用力一敲便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隙。
    阿道夫推门走进去,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故意轻咦了一声,因为知道落云宗的人可能藏在某处监视着他。
    血腥味是从那巨大的锻造室里传出来,当阿道夫走进去,不由惊呆了。只见得锻造室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矮人铁匠的尸体,卡特老铁匠更是身首分离,死状极其凄惨。
    “啊……出事了,来人啊。”阿道夫惊叫一声夺门而出,一边跑一边大叫道,谁也没注意到飞奔之中,他的眼角已完全湿润。
    阿道夫的惊呼惊动了许多人,都他们齐聚黄金铁匠铺子,每个人都惊呆了,铺子里加上卡特共八十八人,竟然全部被人残忍地杀害了,这是无尽草原多年末闻的血案。
    “大师伯,这个家伙是不是阿道夫那孽种?”隐于暗处的一个年轻男子问一个畜着长须的中年男子,他正是白天发现阿道夫的那个师兄。
    “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师。”那大师伯失望地摇摇头。
    阿道夫一夜之间奔出百里路,面对着草原尽头缓缓升起的朝阳,他痛苦地狂吼一声双膝跪了下来,泪水纷飞,整个草原都回荡着他那如受伤的孤狼一般的嘶吼声。
    ……
    夜寻欢与埃布尔达成初步合作的协议,他首先便从孔雀家族要来了一些稀有的能量石,主要是用于研究紫心宗术法阵谱中术法阵的替代能量石,因为上面所记载的能量石百分之九十九夜寻欢都闻所末闻,若不研究出替代的能量石,这术法阵谱对目前的他来说也就是一堆废纸罢了。
    而夜寻欢也如约为埃布尔引见了神族青雅公主,东方不凡和科索,也许真的是为了神族和人类的关系着想,青雅还真的同意了公开身份正式做客大金帝国,不过这都与夜寻欢无关了。
    毫无疑问,这个重磅的消息又一次点燃了大金帝都子民的热情与八卦。因为自古以来,神族在普通人类心中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这也是给沐羽阳驱除魔气的最后一个夜晚,夜寻欢留恋地细细看了看这绝美的身体,将之深深印在心里,将最后的魔气从她体内抽出之后,转身出了金帐。
    今夜阴雨绵绵,细长的雨丝在营地的术法灯光下显得格外迷蒙。
    “帝都夜雨惊客梦,离人何日是归期。”夜寻欢手握温热的茶杯轻吟东拼四凑组成的诗句,望着窗外的雨丝,不禁恍然如梦,这一世是否还是过客匆匆?
    沐羽阳不知何时从空灵状态清醒过来,身着一身女装,披着一头长长青丝,站在帐帘边,反复呢喃着那一句“离人何日是归期”,只觉其句苍凉中带着睿智与洒脱,短短几个字描述出一种浪子天涯的心境,比她之前所听到的一些吟游诗人的诗句都要来得意境深远。
    沐羽阳走过来坐到了夜寻欢的对面,这是她第一次在其它人的面前着女装,不过又有什么呢?自己从末被人看过的身体不是被他看得一干二净了吗?在这个前提下,以女装出现在他的面前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有半分不自然的感觉。
    “呵呵,沐军团长,今儿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夜寻欢笑问,对于她突然清醒似乎没有半分意外。
    “如果不是这么早清醒过来,我还发现不了你的险恶用心不是吗?”沐羽阳淡淡道,她现在十分怀疑夜寻欢所说的一定要脱光衣服和面具才能驱除魔气的说法。
    “此话何意?”夜寻欢装傻道。
    “你心知肚明。”沐羽阳哼了一声,却意外地没有带上半分冷意。
    夜寻欢耸耸肩,嘿嘿笑道:“我真不明白,不过你醒了应该就知道体内的魔气都已经驱除干净了吧,另外的报酬是不是该付一下了。”
    沐羽阳一挥手,另外五百块极品魔晶石堆在了夜寻欢的身边。
    夜寻欢极快地将这些极品魔晶石收入空间之中,生怕沐羽阳反悔一般,看得沐羽阳好气又有些好笑,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神牧师,竟然这么财迷,一点都没有高手风范,但也让她觉得真实,有血有肉。
    “你们神殿这么穷吗?”沐羽阳一反常态地问道,按她的性格应该在付了报酬之后立即离去,从此之后与这个知晓她最大秘密的家伙老死不相往来。
    “呵呵,穷倒不至于,不过比你们神族差远了,你们神族占据着东荒大陆品质最高含量最多的魔晶矿,自是不明白我们普通人的难处。”夜寻欢呵呵笑道,一千块极品魔晶石对于沐羽阳来说不算多肯定也不算少,毕竟极品魔晶石十分难得,而他可以用从孔雀家族要来的能量石研究紫心宗术法阵谱,用这一千块极品魔晶石试着绘制神级术师灵符,那雷霆之怒的术法阵图谱他可是放在空间里好一段时间了。
    沐羽阳显然缺乏与人正常交流的才能,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是不舍?不舍从这金帐走出去之后又将戴着面具,不舍自己的女子身份又再度掩盖,还是只是想再多做一会儿真正的自己?
    看着没有再开口似乎也没有离去念头的沐羽阳,夜寻欢也有些迷惑,难道她还有什么事吗?
    “你会不会觉得我长得很像青雅?”沐羽阳突然问道。
    “不错。”夜寻欢点头,没有想到她竟然自己提出这个让他疑惑的问题。
    “如果我说她是我姐姐你信吗?”沐羽阳问道。
    “信,你们长得很像,相信看过你长相的人都会如此想。”夜寻欢道,看着沐羽阳美眸中的那一丝突然的轻松之色,他突然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个惊天动地的秘密。以心理学角度来说,一个人心中藏有太多的秘密绝对是十分沉重的负担,而且这些秘密都是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的。
    而一旦有朝一日某个人突然得知了她最大的秘密,就如同满满的江水突然找到一个倾泄的口子,会想将所有让自己痛苦不堪的秘密一股脑倒出来,因为反正这个人已经知道你最大的秘密了,也不在乎让他多知道几个,一旦将这些秘密倾诉出来,因这些秘密而引发的痛苦就将大大减缓,自己现在正充当着泄洪的角色。
    “是啊,可惜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看过我的长相,所以不会有人如此想。青雅是神族公主,她高高在上,拥有一切我想要而不可得的东西,而我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仰视她。”沐羽阳语气淡然说着,但眼睛里流露出的那种嫉妒和愤恨却是一览无疑。
    “这一切,只因为我娘亲是最低等的有翼天使,而我父亲却是整个神族之主,尊敬的神王陛下,他们的相爱是一个错误,而我的出生更是一个错误。”沐羽阳望着窗外的雨丝,眼眶中竟有泪花闪烁,如同又回到了那暗无天日的童年,印象中只有默默流泪的娘亲和唉声叹气的奶娘。
    “他这个神族之主,竟然懦弱的不敢承认自己爱过的女人,不敢承认有这么一个流着低等神族之血的女儿,他愧称为神王,就算他现在弥补得再多又怎能弥补我娘亲和我心中的缺憾?!”沐羽阳眼眶中的泪珠终于滑落下来,晶莹剔透如水晶,倒是让夜寻欢一阵心痛,让这么漂亮的女人流泪的男人真是可恶啊。
    “娘亲郁郁而终,至死都见不到他一面,而我必须隐藏身份,戴上面具才能出现在人前,就算他给予了我今日的一切,也不能让我心中对他的恨少上一分。”沐羽阳蓦然变得有些激动,手中的茶杯化为了齑粉,里头的茶水也在瞬间被神力烘干。
    夜寻欢没有答话,他的任务只是倾听,也只需要倾听。
    良久,沐羽阳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心底没来由地一阵轻松,自从小到大,她头一次觉得加诸在她身上沉重的枷锁被去除了,连呼吸的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体内的神力流转竟然比之前要快上二分,她一边细细品尝着这种前所末有的感觉一边思索着什么。
    “夜寻欢,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沐羽阳抬头问道,表情明显明快了许多。
    “不会是杀了我吧。”夜寻欢装作一脸害怕的模样战战兢兢道。
    沐羽阳突然莞尔一笑,如初春艳阳,灿烂地令百花失色,她轻声道:“谢谢你,夜寻欢,还有,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沐雨幽。”
    “沐雨幽……”夜寻欢微笑着念着这个名字,眼前伊人已去,幽香尤存。
    不过夜寻欢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心理学还说,若是这泄洪的角色没被洪水淹死,很有可能会成为她感情的一种寄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