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修真小说 > 邪侠古殇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打算
    骆书萱的脸上,此刻尽是幸福,一个女人,当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一生最珍贵的东西奉献而出的时候,无疑也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或许用在这里并不合适,倒是也可以生搬硬套进入,算是个映射。

    当古殇将外套轻柔地披在她的肩头只是,骆书萱的这种幸福,更是被放大到了最极致。

    古殇想要起身,却被骆书萱拉住。

    她的眸子早没了冰冷,唯独剩下满满的深情,这种深情让古殇幸福的同时却又无奈和郁闷,看来,他又不得不背负一笔情债了。

    “别动,就这样陪着我,这种感觉真好!”她的声音是如此地动听温柔,让古殇几乎融化。

    古殇轻笑一声,便也不拒绝,洒脱地重新躺在骆书萱的身边,紧挨着她的玉体,顺便伸出自己的胳臂让她枕着。

    两人望着天空,在亲密无间中一时无语。

    只是半晌,骆书萱忽然轻叹。

    古殇笑道:“怎么了?”

    骆书萱道:“天上有云朵,很多,样子都不一样。”

    古殇道:“那岂不是很好,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这里,一起看白云,数云朵,你看那里的云朵,多像一匹骏马在奔驰。”

    “可是云朵总是不会持久,不管再美,也只是瞬间。”

    骆书萱的强调之中忽然变得凄凉,却又强颜欢笑道:“殇郎,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不知道为何,听到骆书萱这种凄凉的腔调,古殇的心头莫名地一痛,他连忙抱紧了骆书萱,闲着的左手轻轻地在她的秀发上来回地摩挲,“当然可以,怎样由你,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的老婆,我自然就是你的郎君,丈夫。”

    “妻子……”骆书萱忽然侧起身子,扑棱棱地闪烁着清澈的美丽眸子,“夫君,我还想听你那句,爱你一万年,可以吗?”

    “可以,你若是愿意听,我就每天都说给你听,就怕你会烦腻!”

    “不,我才不会!”骆书萱连忙摇头,忽而却又鼓起了腮帮,“对了,殇郎,你为何没有赴约?”

    “我若是说我去了,你信吗?”古殇苦笑。

    骆书萱一怔:“你去了?”

    古殇此刻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无奈苦笑道:“我想,我没有去赴约的消息,是你师父告诉你的吧?”

    “是的,师尊她说……殇郎,难道说是师尊她骗了我?”骆书萱也是个聪慧的女子,很快变反应过来。

    古殇苦笑着点了点头,并把当日吕丹秋对他所说的话语一一道出。

    如此半晌,两人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能说出话来。

    直到古殇最终道:“算了,别想太多,总之现在已经很好了!”

    骆书萱抱歉道:“殇郎,对不起,都是书萱的错,是我错怪了你,还……可是师尊从小将我养育成人,更是传授我武功,便是她错了,我也不能责怪!”

    古殇摆摆手,无所谓道:“无所谓了,我想你师尊也是为了宗门而已,既然我们都走过来了,何必在乎以前的事情。”

    古殇的话语让骆书萱轻快起来,“谢谢夫君,夫君真好!”

    “小妖精!”

    古殇再次被点燃起欲火,借着浓浓情意,两人再次燃烧起一场大火……

    呼哧呼哧——

    古殇重新躺下,骆书萱伸着舌头,像是个调皮的孩子,“夫君,你说书萱以后真的会成为你的妻子吗?”

    “废话,那还有假不成?”

    “可是,夫君若是想要书萱做你的妻子,还需要的得到师尊她老人家的首肯。”

    “那个可恶的老女人?”古殇愤愤不平。

    骆书萱嬉笑道:“夫君是对师尊她心存芥蒂了,其实师尊她平日里是个很善良的人,对我也可好了,夫君,你就不要再怪师尊了好不好?而且师尊常说,男人,只有越难得到的女子,他们才会越发的珍惜呢!”

    “胡说八道,她又不是男人,她怎么知道男人怎么想的?这就是个误区,男女之爱,看似简单,却又无比复杂,这种复杂与简单的矛盾持续了几千年,却终究谁也无法得到确切的定论,总之一句话,没有太过的猜疑和城府,纯纯洁洁的两人,我想谁都会视若珍宝。”

    “嘻嘻,夫君总是将话说的很有道理!”

    “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那师尊那里?”

    “放心吧!就算你师尊她是个泥古不化的老女人,你夫君我为了你,也愿意以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将她说服。”古殇拍着胸脯保证。

    骆书萱却打击道:“夫君啊!那我可要提醒你了,书萱若是做了你的妻子,那玄女门可就没有掌门人,你可要想好了怎么应付我师尊哦!”

    “……”

    日上三竿,古殇才将不情不愿地骆书萱给拉了起来,好在这荒郊野岭,两人虽然做了许久的羞羞事儿,也一直没有被打搅,只是有几个猴子,总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嘶鸣,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些什么。

    “对了,夫君,你之前去冷月皇宫做什么?”想起来这件事情的骆书萱突然问道。

    古殇道:“我去救我妹妹和三哥,你呢?为何也在那里?”

    “我们是受大周皇上所托,去搭救公主的!”骆书萱道。

    “公主?”

    “是的,据说是大周皇上和皇后早年遗失在外的女儿,好像是被古家人收养,叫做古蝶儿,夫君,难道她就是你的妹妹?”

    古殇点了点头,骆书萱道:“那现在可怎么办?冷月皇宫中有不少高手,我们只怕也无能为力了。”

    古殇想起来自己在冷月皇朝中的所见所闻,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蝶儿既然是大周皇上的女儿,可为何冷月皇朝的皇帝昔长风却说他是蝶儿的舅舅呢?

    难不成,这大周皇后真是昔长风的妹妹?

    可是这样一来,那大周皇朝和冷月皇朝又为何会敌对,甚至到了如今这两大皇朝都快要开战的地步呢?

    古殇想不明白,却又放下了心。

    至少,两边似乎都是古蝶儿的亲人,那古蝶儿的生命安全暂时是没问题了。

    至于大周皇朝和冷月皇朝,古殇才懒得理会他们的存亡,只要古蝶儿没事儿,其他的他并不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