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品中文 > 言情小说 > 华鸾 > 第63章 做梦
    “郡主,可这是好事,为什么您还要背着人?”忍冬觉得自家郡主做了这么了不起的大事,应该让每个人都知道。

    “我只是侥幸看到药方,又碰巧遇到了,除了这个毒,别的我可都不会了,这如果传开了,以后再有人中毒找我,我又不会,到时别人还觉得我见死不救一般......”宝华一边想一边解释道,她快要编不下去了......

    “还有,我正是不愿让王世子误会,所以才不想让他知道,本就是路人,何必还要惊动王世子......”宝华紧接着又说道。

    “郡主,您说的对,奴婢就按您说的去做。”忍冬这下放心了。

    “等确定了在哪休息后,你再去,还是上次那个时辰。”宝华看着心急火燎就要下马车的忍冬,无奈地说道。

    忍冬:“......”

    车队在下午的时候路过一个城镇时就停下来了,进了城,车队朝着镇上最豪华的客栈行去。

    王明蕴命人包下了整座客栈,众人安顿了下来。

    “木槿姐姐,如果再往前走的话,今晚就又要在野外扎营了,这饭菜,也是世子交代让厨子烧的清淡爽口的。”常山对着来来前边取饭菜的木槿口齿伶俐的说道。

    “王世子细致体贴,对郡主的好,咱们都看在眼里呢。”木槿眉开眼笑的说道。

    “郡主,您快尝尝,这可是王世子特地为您准备的饭菜,都是您爱吃的口味。”木槿进房后,一边把托盘里的菜摆放在房中的圆桌上,一边喜滋滋的说道。

    “山楂磨完了吗?”宝华接过碧桃递来的热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

    木槿:“......“

    “郡主,快磨完了,等您吃完饭,就跟你送过来。”碧桃把帕子搭在铜面盆上的木架上,笑着回道,俩人轮流着研磨,还剩下了一些。

    “木槿,还不快去磨。”碧桃随即转身对着木槿说道。

    “吃过饭再去吧,申时之前送来就行。”宝华看着急匆匆就要出去磨山楂的木槿说道。

    “是”木槿吐了吐舌头,站在了宝华身边。

    一路颠簸,宝华胃口不是很好,她随意吃了几口,就饱了。

    “撤了吧。”宝华放下了筷子。

    “是。”

    木槿拿着托盘把剩下的饭菜收了下去,就去磨山楂粉了......碧桃则伺候着宝华漱口净面,等到忍冬回来后,她才离开,忍冬因为身上有伤,所以每次两人都是让忍冬先吃饭,吃过饭后再来换她们。

    宝华躺在床榻上,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明日就到京城了,饶是她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可是幼年时经历过的那种恐惧,让她想到还是有些无法释怀。

    初春的阳光柔和温馨,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宝华的被褥上,温暖安静,宝华满怀心思,想着想着竟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黑,四周都是漆黑一片,一行人正在一望无垠的林海里穿行,他们身后不远处,则是数不清的火把,蜿蜒曲折,整座大山都照的灯火通明,那都是大周的追兵。

    宝华一直在黑暗的丛林中跑着,无尽的黑暗扑面而来,幸好树林郁郁葱葱,密密层层,大大减缓了追兵的步伐。

    她披着披风,穿梭在密林的灌木丛中,低矮的树枝刮得她的脸跟手都是火辣辣的痛,但是,她不能停下来,身后凌乱的脚步声让她心中充满了恐慌。

    她这是在哪里?为何感觉如此的熟悉,宝华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公主,咱们快走,只要过了这座山……咱们的人在那边等着呢,您一定要坚持住。!“碧桃的声音从身旁传了过来。

    宝华僵直着身体,缓缓把头转向左手边,赫然看到了已经苍老的碧桃。

    “公主,小心!”一道伴随着箭矢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从后而来,一根墨黑的箭矢从天而降,碧桃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宝华身前。

    “碧桃?!”宝华转身看到碧桃被射倒在地,她双眼瞳孔一紧,发出一声悲凉的叫声。

    “在那边,快追。”身后传来噪杂的呼喊声。

    “公主,您保重,下辈子,奴婢再来侍奉您!您快走,不要让奴婢白费功夫。”碧桃挣扎的站起身来,用尽全力的推了宝华一把,牙一咬,随即跌跌撞撞朝着东南方跑去,边跑边故意发出响声来,朝着东南方跑去。

    “快,在那边!”追兵听到响声,火把纷纷都转了方向,全部朝着忍冬逃走的方向追去。

    “那边那边。”

    “在东边,小心,要抓活的。”

    碧桃身后插着的微微颤颤的箭尾,瞬间让宝华心如刀割,但是她没有时间去痛苦伤感,她迅速朝着与碧桃相反的方向跑去,这是碧桃用自己的性命为她争取到的机会,她一定要逃走......以后为碧桃报仇!

    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宝华浑身香汗淋漓,她双腿像灌了铅石一般,再也抬不起来了,这时,原本漆黑的山中,开始透出缕缕红霞,一点紫红缓缓升起.......

    天,终于亮了起来。

    宝华环顾了下四周,前边是悬崖,这里正是她那日跳崖的地方,这里是望留山上!宝华如遭雷击,她怎么又回来了?

    明明,明明她已经重生回去了,这一切都过去了,怎么她又......宝华眼中满是震惊。

    “宝华。”正当宝华万分疑惑时,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让宝华后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王明蕴!

    宝华此时已经不知如何思考了,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上方传来了王明蕴的喊声,她急速的坠落下悬崖。

    宝华看到自己的断了手的左手臂,碰到了一朵跟她手臂上刺青一样的花,那朵花在与她手臂触碰的瞬间,迸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在明亮的光芒中,一双饱含幽怨的眸子,映入到宝华的双眼之中......

    宝华猛然一惊,睁开了眼睛,入目而来的是忍冬正守着从马上搬下来的小铜炉熬着蜂蜜,脑袋一点一点正在打瞌睡,屋中弥漫着一股子蜂蜜熬制好的甜香味。